fbpx

巨人進擊 – 賀拿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2年5/6月號

法國鋒線人才濟濟,以至於遺珠外流。轉投科特迪瓦的高大中鋒賀拿,就在荷蘭巨人阿積士登上新高峰。錯過他,「高盧雄雞」會遺憾嗎?

1996年阿特蘭大奧運會,法國代表團在柔道項目上奪得3金3銅的佳績。在巴黎南郊,2歲法國男孩賀拿的科特迪瓦裔母親施蒙娜興奮異常,想讓兒子也進入這個行業,便讓賀拿接受了柔道訓練。施蒙娜沒有如願,賀拿更愛的是足球。但她也有意外收穫。多年之後,法國少了一個水準不知如何的柔道選手,科特迪瓦卻多了一位閃耀歐聯的國腳前鋒。

坦夏格的箭頭

當上季歐聯16強戰罷,阿積士被賓菲加在兩回合以總比數3:2淘汰時,賀拿又創下了一項歐聯歷史紀錄:第一位單季攻入11球卻無緣8強的球員。這個他不想要的紀錄,當然不會抹殺他此前紀錄的罕見。在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歐聯球季,賀拿達到了諸多先賢不曾觸及的高度。

分組賽第1輪作客士砵亭(5:1大勝),賀拿開賽68秒就頭槌破門,9分鐘梅開二度,51分鐘帽子戲法,63分鐘大四喜,在這場處子戰上,科特迪瓦中鋒就成為了歐聯歷史上第二位處子戰入4球的球員,第一人是1992年11月代表AC米蘭對哥登堡獨中四元的雲巴士頓,而雲巴士頓以往出戰過改制前的冠軍盃,不像賀拿是徹頭徹尾的處子戰。第2輪賀拿對比錫達斯入球,成為歐聯史上第一位生涯前兩場攻入5球的球員。第3和第4輪他「背靠背」攻破多蒙特球門,此後兩輪依然沒有停下入球腳步,最終賀拿在分組賽6場比賽全部入球,合計10次讓對方門將從網內撿球,讓他成為歐聯歷史上分組賽6輪悉數入球的第二人(第一人是2017-18年球季的C朗),而他生涯前6場即入10球的速度,在整個賽事歷史上也是最快的。

16強首回合賀拿攻破了賓菲加球門(破門前3分鐘還入一記烏龍),其實次回合他也曾取得入球,但因越位在先被判無效,最終賀拿的歐聯連場入球潮停止在7場11球,也足以展現這位27歲歐聯「新人」的綜合質素:身材修長而柔韌性出色(雖說賀拿違逆了母親的意願,但練習柔道的經歷,或許可以為他在場上的一些非常規動作提供解釋),搶點意識上佳且走位恰到好處,具有傳統中鋒的全面射術還能像現代中鋒那樣參與前場壓迫,作為柱躉為後上隊友輸送助攻。在國內他也有穩定輸出:荷甲上陣31場21入球成為神射手,也幫助阿積士奪冠;荷蘭盃上陣3場2入球,可惜阿積士在決賽不敵燕豪芬。

各項賽事上陣43場34入球9助攻,賀拿創造了個人單季紀錄,他過往最出色的戰績是2015-16年球季效力荷甲烏德勒支時的42場24入球。兩季有一個共通點:賀拿的主教練都是坦夏格。賀拿曾回憶他當初在烏德勒支接受坦夏格教導時的苦與甜:當時坦夏格使用有別於荷蘭式傳統4-3-3的3-5-2陣型,給賀拿的戰術指令是逼搶對方閘衛,這讓速度有限、身材高大的他叫苦不迭,卻也讓他成為更全面更優秀的前鋒。等到賀拿輾轉數支球隊後於去年1月重返荷甲,與坦夏格在阿積士重聚,一切發生了變化,卻也沒有本質分別。

坦夏格不像烏德勒支時代那麼激進,回歸荷式4-3-3,但從哥迪奧拿和高普身上都汲取了營養,運用到阿積士讓球隊踢得頗為現代,2018-19年球季闖入歐聯4強時的那支球隊,甚至將無鋒打法演繹得淋漓盡致。而當賀拿回歸坦夏格帳下,又能成為4-3-3的箭頭,與老隊長泰迪治、新銳翼鋒安東尼、青訓中場格雲貝治等人達成完美默契,將他們輸送的彈藥轉化為入球,而他也依然做着當初坦夏格要求他做的事,逼搶對方後衛,積極參與前場攻防。如此賀拿,不僅完成重生,還躍升到了另一個高度。

飛躍低谷

賀拿眼中的「球壇最佳主帥之一」坦夏格確定下季執掌曼聯教鞭,今年夏天賀拿或許也是時候重返五大聯賽舞台,不過他似乎不太可能回到英超傷心地,與他傳出緋聞的包括拜仁慕尼黑、國際米蘭和AC米蘭。而不到1年半之前,賀拿可不是當前的聲譽。

父親是法國人、母親來自科特迪瓦的賀拿,和很多現役法國球星一樣出自大巴黎地區的郊區,他出道於曾經誕生過簡東拿、施斯、麥薩斯的歐塞爾青訓體系,視亨利為偶像,也鍾愛杜奧巴(這是因為母親的科特迪瓦背景),卻憑藉高挑的身材和突出的頭槌能力早早獲譽「新查斯古特」,在法乙嶄露頭角後,他卻是外借烏德勒支,只用2014-15年球季下半季入11球的表現就當選陣中球季最佳球員。

經坦夏格打磨成才後,賀拿才循較為常見的路線加盟法甲法蘭克福。在「雄鷹」他效力尼高高華帳下,奪得2017-18年球季德國盃,此後一季又在赫達帳下與盧卡祖域、列比錫組成風格互補的三叉戟:賀拿出任「身材擔當」,盧卡祖域專注射門,列比錫遊走串聯,3人配合默契十足,合計攻入57球,助球隊闖入歐霸盃4強,只是互射12碼不敵最後的冠軍車路士。這一季賀拿在德甲聯賽貢獻15入球9助攻,24次直接參與入球僅遜利雲度夫斯基(22入球7助攻)。因為他在場上的冷酷發揮,尼高高華曾贈予他「酷鳥」的綽號,因為他在德甲參與最多對抗的數據,他又獲譽「對抗機器」。

2019年夏天,法蘭克福三叉戟都得到更上一層樓的機會,盧卡祖域魚躍龍門加盟皇馬,列比錫轉投AC米蘭,賀拿則是以創造韋斯咸引援標王紀錄的轉會費加盟「鐵錘幫」,算上各種附加條款最高可達5,000萬歐元。賀拿在韋斯咸開局不錯,第2場便對屈福特攻入倒掛入球,此後又有對般尼茅夫的飛身側勾破門等佳作,但在那個柏歷堅尼崩潰、莫耶斯救火的球季裏,賀拿僅入7球,整體發揮遠不及預期。事實上第二季他也有過精彩入球,例如2020年12月對水晶宮攻入當選英超月度入球的舒展倒掛,但他始終不是莫耶斯心儀的人選(莫耶斯更愛由翼鋒改踢中鋒的安東尼奧),最終在冬季轉會窗被放棄。上陣54場14入球的成績表,配不上他的標王身價。而他轉投阿積士時,轉會費跌到了2,250萬歐元(儘管這依然是阿積士引援標王紀錄),1年半身價縮水了一半有多。

Advertisements

甚至剛加盟阿積士時,賀拿的霉運還沒有終結:荷甲霸主因為工作失誤,未能及時將他註冊入歐霸盃名單!不過上季下半季的13個入球、荷甲和荷蘭盃的雙冠已經初步宣告他的回勇。如今賀拿在阿積士重生,他倒是能以平和態度回顧當年的失敗:「我不責怪莫耶斯,有時候某種風格就是無法和某個球員相契合,而我就不是他需要的那種前鋒……莫耶斯更喜歡安東尼奧那樣的球員出任鋒線箭頭,我很高興他表現出色,我支持韋斯咸的所有人。」而他也認為自己回到荷甲後,功力愈來愈精進:「我不是那種長途奔襲、帶球突擊的球員,因為我真的不擅長!這是種缺憾,但也是件好事,因為我要慎重考慮自己在場上做出的選擇。在我兒時長大的街頭,有10,000個孩子比我天賦更高,但正是我們所做的選擇,決定了一切。」

法國之失?

在賀拿所做的無數選擇之中,國家隊球衣的選擇是極其重要卻也依然不同凡響的一個。自2010至2016年間,賀拿代表法國各級梯隊出戰51場攻入25球,參加過2011年U17的世少盃和歐少盃。但和當時的隊友拿樸迪一樣,賀拿沒有等到代表法國成年國家隊上陣的機會 —— 拿樸迪至少曾被迪甘斯召入過一次名單,因傷錯過上陣,此後才在2020年歐國盃前轉投西班牙,而賀拿則似乎從來都沒有進入迪甘斯視野。

和拿樸迪一樣,賀拿也不願意再等待,2020年11月,他接受母親祖國科特迪瓦的召喚,披上「非洲大象」的戰袍,處子戰在非洲盃外圍賽對馬達加斯加,他就攻入第一球。科特迪瓦陣中有韋費特沙夏、尼高拉斯比比等諸多或出生在歐洲,或曾代表別國梯隊上陣的五大聯賽名將,還有基斯爾、奧里亞、拜利等擁有豪強球隊背景的球員,全隊身價高昂,牌面出眾,賀拿的加入讓球隊如虎添翼 —— 杜奧退隱後,科特迪瓦長期缺少頂級中鋒,賀拿的級數足夠填補空缺。

可惜的是,科特迪瓦坐擁強陣,卻從未捏合成形,賀拿身旁的翼鋒幫手也是輪換如同走馬燈,結果在世盃外非洲區小組中,科特迪瓦被喀麥隆壓制在第2位,連續兩屆無緣世界盃決賽周。而在今年1月的非洲盃上,科特迪瓦又是小組出線便在16強被埃及12碼淘汰出局,賀拿的大賽閃光,還需等待時日。

此時法國傳媒談及賀拿的選擇,不免又有負面論調,畢竟賀拿憑藉個人風格,在今日的法國隊完全可以扮演角色球員,此事對賀拿和迪甘斯或是雙輸。已經作出選擇的賀拿心態平和:「如果有人說迪甘斯犯了錯,那我的想法是『沒有任何人犯錯』,對於我的選擇,我自豪且滿意。我母親很驕傲,她在科特迪瓦的家人也是如此。」更何況,即使無緣世界盃,賀拿至少依然可以在歐聯舞台大展拳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