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布列斯特:球王的足印

這個曾被馬勒當拿加持的白羅斯古城,歷經戰火洗禮後重生。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21年4月號

位於白羅斯西部的布列斯特,見證過許多歷史的變遷,包括上世紀的蘇德戰爭。如同那場戰役後獲賜名「英雄要塞」的堡壘一樣,當地球隊曾經成為球壇抗疫的「逆行者」。此前,已故的馬勒當拿也曾於此地留下足印。布列斯特要塞,又名「英雄要塞」,回溯蘇聯時期,這裏曾是唯一獲得該稱號的地方。

距離市區中央火車站約5公里的布列斯特要塞,見證過一段槍炮轟鳴的歷史。1941年6月22日,圖謀不軌的納粹德軍突然發動襲擊,將該要塞作為主要攻擊目標。雖然早早陷入包圍圈,但坐鎮要塞的守軍誓死抵抗,一個月後才讓出城池。1944年7月28日,被佔領3年的布列斯特要塞得到解放,並在日後成為蘇聯愛國主義基地,還獲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的候選名單。

在數10年的時間裏,布列斯特的中學生都要去要塞的英雄雕像前站崗,緬懷先烈。而作為本地的體育招牌之一,布列斯特戴拿模足球會(Brest Dynamo)也會組織球員參觀遊覽,去瞭解這個要塞和城市的歷史。

兩年前,適逢「中國、白羅斯旅遊年」,大量國內遊客都將布列斯特要塞定為「打卡」之地。白羅斯旅遊部門曾經表示,很多中國遊客都青睞於這條饒富歷史價值的旅遊線路,而該要塞更是他們最喜歡的旅遊景點之一。可以說,依託於戰爭時期的歷史印跡,人口350,000的布列斯特,在該國人心中擁有特殊位置。

鄰近波蘭邊境的布列斯特,位於白羅斯的西南部,這個國內的河港和鐵路樞紐,是前以色列總理比金的家鄉。登上過《時代》周刊封面的他,政治生涯飽受爭議,他與前埃及總統沙達共同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但又在1982年發動了第5次中東戰爭。1992年3月9日凌晨,因為突發心臟病住進深切治療部的比金,最終因病去世。過去幾10年,比金的形象不斷出現在各個影視和文化作品中。2013年7月,一部關於他的舞台劇在耶路撒冷的比金遺產中心上演。

歷史上,布列斯特的姊妹城市,大多來自俄羅斯、烏克蘭和波蘭。而與此地產生交流的中國城市,則是甘肅省的白銀以及湖北省的孝感。順帶一提,2018年1月開始至今,全世界有77個國家或地區的公民,能在布列斯特享受10天的免簽旅行。這個規定直接讓布列斯特地區的遊客人數大增。

如果說到布列斯特的體育標籤,足球項目並非獨佔。作為白羅斯最成功的手球球會,梅什科夫布列斯特才是當仁不讓。迄今為止,這支球隊已經拿到11次頂級聯賽冠軍,11次盃賽冠軍,常年對國內賽事保持統治力。但在最近幾年,這支手球隊應該在布列斯特感受到競爭壓力,這並不是來自同行挑戰,而是出自布列斯特戴拿模足球隊的爭寵。

Advertisements

成立於1960年的布列斯特戴拿模,是近年白羅斯足球的新銳力量,自2017年至今,他們已經取得1個聯賽冠軍、2個盃賽冠軍以及3個超級盃冠軍。此前,布列斯特戴拿模的隊史最佳聯賽排名,還是1992年的第3名。從無欲無求到異軍突起,布列斯特戴拿模的衝擊讓國內霸主巴迪猝不及防。

上一季,已經在白羅斯超級聯賽達成13連冠的巴迪,本有機會追和歐洲頂級聯賽的連冠紀錄。但經過數月鏖戰後,22勝4和4負的他們,卻只得目睹布列斯特戴拿模的逆襲。布列斯特戴拿模在整個球季只是吃到一場聯賽敗仗,23勝6和1負的戰績,足以讓他們以5分優勢終結巴迪王朝。

Advertisements

值得一提的是,在歷史上首次稱霸白羅斯超級聯賽之前,布列斯特戴拿模博得的最大關注,還是與已故「球王」馬勒當拿有關。2018年7月17日,坐在耀武揚威的軍車上,馬勒當拿探出身子,向着布列斯特的球迷揮手致意。當時,告別阿聯酋來到白羅斯的阿根廷傳奇球王,成為布列斯特戴拿模的執委會負責人,主要負責球員轉會和青訓學院管理。那天,馬勒當拿在球隊的主場揮舞圍巾、振臂高呼,享受布列斯特人的吶喊。

眾所周知,在世界球壇因為疫情停擺的特殊時期,一直沒有暫停的白羅斯超級聯賽,成為歐洲頂級聯賽的獨苗。從衛冕冠軍布列斯特戴拿模,到退下王位的巴迪,他們都按部就班地迎來新球季揭幕。

但在本國退役球星希比(Alexander Hleb)看來,這樣的「無動於衷」着實有些不可思議。「大家都看到了,現在大部份足球賽事都處於延期狀態,所謂停擺就是為了遏制疫情擴散。然而,我們的國家似乎對疫情毫不在意,這真的讓我感到奇怪。全白羅斯人都看到了意大利和西班牙正在發生什麼事,但我們的領導卻還在等待和觀望。這到底是為什麼?我實在無法理解。」

作為聯賽的參與者之一,伊斯洛奇明斯克的中場球員施維巴(Sandro Tsveiba)這樣表示:「我們並沒有感受到太多變化吧,除了大家不再握手,而是改為擊拳。有時候,大家會在更衣室裏假裝咳嗽或者打噴嚏,只是互相開個玩笑。」

有趣的是,由於以堅持作賽變身成為「歐洲第一聯賽」,白羅斯超級聯賽的關注度也在增加。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電視台都前來諮詢,希望可以購買一季的直播權。這在白羅斯足球的歷史上可是前所未有。「能被全世界關注的感覺真的挺好的」,施維巴這樣說道,「當然,沒有任何事情能比大家的健康更加重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