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摩納哥:愛,榮耀和足球

以賭場、遊艇、豪華酒店聞名的摩納哥,這裹真正的足球是怎樣的?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17年5月號

小狗穿上最新潮的外套,一頭金色捲髮的女主人也一樣。在這裏,太陽眼鏡是外出的必備物品,即使當天烏雲密佈。旁邊的陽台上,兩個西裝革履的商人正在用俄語交談,紅色法拉利的轟鳴聲也不能打斷他們談生意。一個男人正幫助一個年輕的女孩登上他的遊艇,身後跟着的那位手裏拿着好幾個LV手袋。在距離路易二世球場只有100米的地方,網球運動員迪米杜夫正與妻子享受美味的餡餅,沒人去打擾他們。

這都是「大公國」司空見慣的景象,到處都極盡可能地展示富有和奢華。在街道的每個角落,都佈滿了攝影機,監視着行人的一舉一動。在這裏做生意的艾里克笑着說:「這裏沒有犯罪,來此工作的法國人要好好表現;否則,他們可能會失去工作許可,再也不能踏上摩納哥的土地。我們生活在自己的框框裏,很安靜。」

路易二世球場前,近百名球迷已經耐心地等待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可以買到歐聯4強的門票了,售票窗優先向摩納哥人開放。在這裏經營咖啡店的薩米是摩納哥的忠實球迷,他笑着說:「這簡直太瘋狂了,現在發生的很多事情都難以置信。我隨時都能接到求購球票的電話,F1車手馬沙想要,連U2樂隊都想看。他們來球場可不只是為了出風頭,而是想看摩納哥踢球。」

坐在正對着摩納哥港口的傑克餐廳裏,身為銀行職員的阿尼克納華正在午餐,他支持摩納哥球會已經很久。他在這裏上班,住在20公里外的芒通。「普通法國人在這裏生活幾乎是不可能的,某些單房的月租就高達6,000歐元。所以我白天在這裏工作,晚上離開。」

當然,他也會在休息日趕過來給球隊加油,這是他最大的愛好。「我知道一些極端球迷不喜歡傳媒稱他們為普通的支持者,但我不在乎,我們關注的是這項運動。這裏南面有海,北面有山,意大利在右邊,尼斯在左邊。這裏面積有限,大部份人生活在摩納哥的人都來自國外。摩納哥能吸引高水準的球員,這是最主要的。因為這裏的生活水平很高,也很安全。這裏遠比曼徹斯特好。」

基維很瞭解英格蘭。作為2004年摩納哥打入歐聯決賽的主力後衛,他如今負責球會的U15梯隊,同時準備考教練證書,日常訓練的地點就在離摩納哥訓練中心幾百米遠的人工草皮球場。「摩納哥和你在外面經歷過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樣,這裏的生活氣氛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人都不會打擾你,哪怕是在落敗後,也沒人批判你,外面的人很難理解摩納哥球會代表着什麼。這裏有王室和摩納哥球會,當你和孩子們談起球會時,他們眼裏會放光。我絕對無意冒犯尼斯,但摩納哥確實更有誘惑力,摩納哥人在以他們的方式愛着足球。」

離路易二世球場幾步之遙的Alden’t餐廳已經滿座。摩納哥後衛班捷文文迪經常來這裏吃餡餅,人們也曾見過法卡奧。坐在陽台上的老闆葛列格坎皮滿臉笑容,不忘向每位客人問好。他是土生土長的摩納哥人,作為職業球員曾效力過里爾、蒙特利爾震動和意大利的巴里,最近6年還負責掌管摩納哥三隊。「整座城市都瘋了!每到周一打開店門,人們都會和我談起上周末的比賽。」

坎皮的球隊有着極高的人氣,和其他身處地區聯賽的球隊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人們在看台上看到過現役摩納哥前鋒謝明,阿爾伯特王子曾坐在教練席上為基維打氣,球場上還有梅里安和古利兩名前法國國腳助陣。坎皮笑着說:「這絕對是難以想像的經歷,這些已經退役的球員在這裏拿不到一分錢報酬,他們在這裏是為了享受快樂,並將自己的經驗傳遞給年輕人。」這樣的嘗試大獲成功,球隊在第一年就奪得了藍色海岸盃,然後不停地升班,最終首次進入了地區聯賽。「我們就是一群好兄弟,大家開着玩笑,但是在管理和運作上是很職業的。」

這從球隊的教練團成員可以看出來。有誰?2004年衝擊歐聯的主力門將羅馬,還有曾入選法國國家隊的門將保拉托。後者表示:「我們都渴望為摩納哥做點什麼,這是一支有着特殊價值的球隊,哪怕是三隊也一樣。巴士上可以唱卡拉OK,但一旦走入球場,我們都會變得很嚴肅。有時候人們取笑我們,問我們是不是開着保時捷來踢球的,但對手都看到我們踢得很認真。」教練基維補充道:「按照相關規定,這支球隊最多只能升到丁二組聯賽,但我們會繼續讓足球在摩納哥活躍下去。」

湯瑪斯馬天尼也面臨着同樣的挑戰,這個擁有體育戰略文憑的大男孩,目標是讓從2000年代開始陷入沉寂的摩納哥女足重現生機。他手下的女孩們在摩納哥城高處的莫內泰迪球場踢球,那裏的景象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牆上的油漆有多處已經剝落,人工草皮,水溝,都顯露出這塊球場已年久失修。

上季馬天尼曾舉辦了一次慈善募捐活動,他的球隊籌集了7,100歐元資金,這可以說是個奇蹟。馬天尼表示:「這太了不起了,一名在南特的摩納哥球迷給我們寄來了一張大支票,還有一家位於比利時的企業。如今,球隊的註冊球員從55人增長到133人,我們還在不停接到本區女孩的電話,甚至還有來自意大利的姑娘!儘管我們和摩納哥球會沒有太大的關係,但顯然從這家球會的良好形象中受益了。」

坐在港口附近的Dolce Vita餐廳,迪埃里比堤正和艾里克菲索爾、安東尼米尼奧尼共進午餐,同時商量去梵迪岡踢一場友賽。他們3人管理着另一種足球,也就是MFA——摩納哥足總,通俗一點講就是摩納哥國家隊。迪埃里比堤是摩納哥足球偶像尚比堤的兒子,也是摩納哥國家隊的主教練。「這個協會從2000年開始創建,我們嘗試盡可能多踢友賽,但這可不容易。」

球隊每年的預算只有9,000歐元,每周訓練兩次,都安排在午餐時間。足總主席菲索爾介紹道:「想要入隊,必須是摩納哥人,或者摩納哥人的配偶、孩子或父親。(前法國國腳)加拿斯和一個摩納哥人結婚了,他原本可以為我們踢球,但他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迪埃里比堤還有一份正式的工作——賭場裏的荷官,主席先生則在摩納哥擁有多家餐廳。「我們大部份球員都在賭場工作,很多人都要上夜班,不能總是按時參加訓練,但我們的選材庫還不錯。」

Advertisements

實際上,這個「選材庫」也就是60多人。迪埃里比堤笑着說:「我們得把女人、孩子、老人、不喜歡足球的人、外國人去掉。」摩納哥國家隊已經進行了20多場比賽。「我們每次都要向王室詢問能否進行比賽,有一次北賽普勒斯向我們發出邀請,但最終沒有成行,因為當時他們和希臘、土耳其正處於衝突中。我們代表着摩納哥,不想惹麻煩。」摩納哥國家隊的一舉一動隨時都處於阿爾伯特王子的注視下。菲索爾告訴我們:「起初,他會來和我們一起踢球。他知道我們的比賽結果,辦公室裏還掛着一件我們的球衣。我們不是國際足協的正式成員,這曾影響到摩納哥球會參加法甲的資格。我們必須創建摩納哥自己的聯賽。」這個聯賽已經存在,或者說幾乎存在。

蘭尼埃三世挑戰(Challenge Rainier-III)這個組織已經存在41年了,領導人是克利斯迪安米歇利,一個對於摩納哥經濟非常重要的人物。在「王子憲兵」隊踢球的湯瑪斯透露:「這是個很嚴肅的組織,聚集了所有希望參加比賽的摩納哥企業,很多人觀看比賽。」每場比賽前都會奏摩納哥國歌,另一名球員迪埃里告訴我們:「各個企業會根據水準的不同來引入球員,寶馬隊就有費雷德迪胡、基維或葛列格坎皮。」

2006年至2008年在摩納哥效力之後,前捷克中鋒真高拿一直沒有離開大公國,直到上季他還在為摩納哥三隊踢球,如今嘗試參與蘭尼埃三世挑戰。「我41歲了,比賽的水準開始對我而言變得太高。我代表王子憲兵隊,球隊的門將是我的朋友,他問我是否感興趣,我當然答應了。這項賽事中可以引入國外球員,我現在踢中場,這是毫無壓力的足球,非常適合我。」對手的名字叫做摩納哥醫院或公共基金。迪埃里說:「所有人都很投入,我們還有阿爾伯特二世王子盃,類似法國盃。決賽時,王子會親臨現場頒發獎盃。摩納哥的足球很嚴肅。」

在莫內泰迪球場上,孩子們開始了比賽,場邊稀稀疏疏地站着10多個觀眾。遠處,一個戴着黑眼鏡的男人發動了他的賓利。沒人回頭去看,這在摩納哥太常見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