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柏天尼博物館

一位球迷為偶像建造了一座創下健力士世界紀錄的博物館。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0年3月號

在距離法國近3,000公里遠的塞浦路斯,有一位極度崇拜柏天尼的當地球迷,為偶像建造了一座創下健力士世界紀錄的博物館。在他的生活裏,柏天尼無處不在!

第一眼看上去,沒什麼相似之處。光禿禿的腦袋上戴着一頂帽,留着山羊鬍子,臃腫的體型,史達路(Philippos Stavrou)的外表很難讓人想到他的外號會是「柏天尼」。這個57歲的男人告訴我們:「我當年在球場上和他很相似。球衣拉到球褲外邊,手扶着腰,踢中場……」青少年時代,史達路在塞浦路斯東部小城拉納卡郊區的一間球會踢球,場上風格很快為他贏得這個外號。「所有人都叫我柏天尼,我開始對他感興趣,收集有關他的物品,很快成為一種愛好。對我來說,他就是史上最偉大的球員,無人可比。他是一個活着的傳奇。」

目標,10萬件

莫斯費羅迪是位於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亞南部30公里處的一個小村,人口不足2,000,史達路就是在這裏開始逐步搭建「柏天尼博物館」。1987年,他把住屋改建成一間餐廳,首次將自己的藏品展示在公眾面前。在「柏天尼」家裏,客人就在前法國巨星的眼皮底下用餐,他的照片和海報貼滿了每一面牆壁。

「柏天尼博物館」如今擴充到將近100平方米,法國國旗、祖雲達斯隊旗、數10張列印出來的巨幅照片和海報……顧客從餐廳外的通道就可以開始欣賞這些「藝術品」。在這裏,柏天尼無所不在,身穿聖伊天、祖雲達斯、法國國家隊球衣的,赤裸上身的,擔任歐洲足協主席時西裝革履的,與默克爾、普京、前法國總統奧朗德的合照……史達路饒有興致地向我們介紹每件藏品:「這是1984-85年球季,他在意甲取得18個入球。」

拉下餐廳外面的簾子,柏天尼母親和妻子的照片就會出現在人們眼前,而且被列印成超大尺寸。「她們是非常重要的女人!」簾子裏面的牆壁和櫥窗,則擺滿了各種三角旗、球衣、海報、獎盃複製品和油畫。主藏室的中心位置,擺放着3座柏天尼雕像。這些物品一個挨一個地整齊擺放着,長桌上擺滿了簽名的皮球、雜誌、帽子、圍巾。顯然,史達路不想浪費場館內任何一平方厘米的空間。

2017年,史達路正式申報健力士世界紀錄,並以40,669件物品,正式成為世界上有關足球和體育物品的個人收藏規模最大的,這對他來說是種莫大的認可。「2020年,我準備再申報一次(他的藏品又多了近10,000件),然後每增加10,000件就申報一次。」史達路對此樂此不疲,他的目標是達到100,000件。

藏品,也是禮物

Advertisements

這裏的絕大多數物品都與柏天尼有直接關係,但我們也找到了一些其他球員的球衣或簽名。史達路認為這並不奇怪:「只要還活着,我就不會停止收藏。」他每天要花1小時來尋找有關他偶像的資訊和新物品。難得的是,史達路的持之以恆最終也傳到柏天尼本尊的耳中。「我把柏天尼寫的信都裝裱起來。」塞浦路斯人對此非常自豪,他曾兩次與偶像見面,前法國巨星還來此參觀過博物館。

「第一次看到他,我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史達路激動地回憶道。那次友好的訪問發生在2009年10月,而且還要感謝時任歐洲足協副主席、同為塞浦路斯人的萊夫卡利迪斯:「我與他相識很久了。有一天,他告訴我一個很特別的人來了這裏。你們猜我看到誰走下了車?柏天尼!他來莫斯費羅迪了!」整個小村都因為前法國巨星到來而沸騰了。「有些人嘲笑我。他們不理解我為何在這項收藏上花這麼多錢,也從來沒有想過柏天尼有朝一日會來參觀。但憑藉這座博物館,我讓莫斯費羅迪在世界地圖上有了位置。」

在那次訪問後,柏天尼送給史達路一件禮物,如今則成為他最珍貴的藏品:那就是法國人在擔任歐洲足協主席期間穿過的制服。現在這套制服放置在櫥窗裏,旁邊擺着柏天尼造訪莫斯費羅迪時的照片,以及所有收藏品中價格最高的一件:1984年歐國盃的官方用球,這是史達路花300歐元買到的。

「所有這些收藏品花了我超過200,000歐元。」說這話時,史達路臉上還帶着一絲神經質的笑容。對於他來說,這是一筆巨大的開支,由於生意不好,他的餐廳已經關門了,妻子如今也失業。「我還能怎麼辦?看着丈夫這樣確實有些厭煩,有時我也會責怪他,但好吧,這是他的愛好。」2010年4月21日,這種愛好促使史達路把身份證的名字都改了,現在人們叫他史達路柏天尼。

「大家可以把我當瘋子。但這也好,生活有時就要來點瘋狂的。」史達路可不是說說而已,他連自己的狗都改名叫米高(Michel,柏天尼的名字)……在塞浦路斯人的生活中,一切都繞不開柏天尼。對於前歐洲足協主席遭受的貪腐指控,他更是感到非常生氣,甚至認為這是一個陰謀,因為有人希望柏天尼倒台,他還表示會抹去博物館裏所有與白禮達和恩芬天奴有關的痕跡。在他看來,他們就是偶像遭遇打擊的罪魁禍首。 史達路最新的願望是希望自己的博物館能更大一些,也渴望得到當地政府的幫助。「擁有一座正式的博物館,對塞浦路斯來說是一種榮耀。」他偶爾也在考慮把自己的收藏品搬到法國。「把它們送到法國也許更好,但這會讓我心痛。無論如何,除非柏天尼同意,否則我什麼都不會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