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歐國盃人物】再會了,彭迪夫。

回顧這位外表與大叔無異的北馬其頓國英雄之光輝事跡。

彭迪夫的故事,與伊巴謙莫域和C朗不同,他從未成為真正的世界級巨星,既沒有「足球呂布」的霸氣,也不會為了保持完美身型而戒飲汽水。彭迪夫有着自己的脆弱性,有着一個普通人的足球故事,裏面有的是遺憾、放逐和迷失。

因為姓氏的發音與Panda接近,加上他敦厚可掬的造型,因而得到「熊貓」的綽號。如今的彭迪夫有點「發福」和「地中海」,外觀形象同北馬其頓首都史高比耶街頭的路人大叔並無兩樣,然而彭迪夫不總是這個樣子。在首次代表國家隊出戰時,彭迪夫還未夠18歲,年輕的他有着濃密頭髮和銳利眼神,展示出典型巴爾干半島男人的魅力。

Advertisements

那是遙遠的2001年6月初,整整20年前——時至今日,北馬其頓有彭迪夫陪伴的日子,比沒有彭迪夫的日子更長;而在對戰荷蘭的歐國盃分組賽完成自己的第122場、也是最後一場國家隊比賽後,驀然發現這身橙紅色的北馬其頓球衣,也陪着彭迪夫走過人生至今過半的旅程。

這場比賽踢到第68分鐘,彭迪夫在約翰告魯夫競技場的全場起立掌聲中被換下,0:3的比數無法讓他在備席上感到高興,但這位北馬其頓足球史上的偉大傳奇,在歐國盃決賽周的大舞台上為自己的足球生涯迎來傳奇般的告別式,總算得上是個完美的句號。北馬其頓的隊友們為他列隊,場邊還有發福更嚴重的球會舊隊友史奈達:2010年摩連奴帶領國際米蘭取得「三冠王」,這位荷蘭名宿是絕對主角,彭迪夫則是其可靠的前線伙伴,他在巔峰時從未如幾乎染指金球獎的史奈達那樣光芒四射,但「熊貓」的國家隊及職業生涯卻來得更加綿長。

一年半的藍黑軍團生涯,讓彭迪夫的履歷表上有更多獎盃的加持,對他來說,這是遲了將近十年的認可。2001年,國際米蘭以25萬歐元的轉會費,將年輕的彭迪夫從馬其頓帶到意大利賽場。他在維亞雷焦盃冒起(歷史上最悠久的U21級別的球會青年軍國際賽),繼而為球會贏得預備組聯賽冠軍,但可惜仍然逃不過被外借的命運:先是意丙的史柏斯亞,隨後是意甲的安科納。那時候他在鋒線上的戰友,還是「60後」賀巴拿和根斯。現如今,他在國家隊和球會(熱拿亞)的前場搭檔,是99年出生的艾利夫艾馬斯和斯卡馬卡——他串聯起整整兩個時代,如同串聯三冠國米的前場進攻。

直到2004年加盟拉素,彭迪夫的名字才真正開始在世界足壇閃耀。彼時拉素剛從逃離破產的邊緣,陣中星光黯淡。彭迪夫很快成球隊主角,並一步步帶領球隊回到歐聯賽場、再嘗奪盃滋味。效力藍鷹期間,彭迪夫的最佳搭檔是光頭前鋒洛基,最閃耀的時刻則是2007至08年球季的歐聯分組賽,他在主場對皇馬一仗梅開二度,協助球隊2:2逼和該支西甲班霸。這段美好的時光,本可有一個不一樣的結尾。由於續約問題,這位拉素隊史最佳外籍射手在2009年被球會徹底雪藏,藍鷹在北京2:1擊敗國米奪得超級盃,但彭迪夫甚至沒得到被徵召的機會。經歷了噩夢般的半年之後,來自職業聯盟仲裁委員會的最終判決,讓這位北馬其頓國腳在2009年底終於回復自由身。很快,他收到摩連奴的電話。接下來的一年半毋庸贅述。前半年,彭迪夫一直在贏,勝利的興奮足以讓他完全忘記在拉素被雪藏的慘痛回憶。到2010-2011年球季,彭迪夫仍在努力,但卻招架不住藍黑王朝的驟然崩塌。當季歐聯16強次回合,彭迪夫在慕尼黑安聯球場射入的那個絕殺球,至今依然令讓國米球迷興奮、讓拜仁擁躉飲泣,稱得上藍黑軍團是那個灰色球季的最佳瞬間。那支國米的瓦解速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離開國際米蘭,彭迪夫的下一站是拿玻里。從拿維斯的替補,到卡雲尼的替身,彭迪夫最終在恩斯治尼的崛起、卡些度的到來、4-2-3-1陣式的確立後淪為第4、甚至第5前鋒,效力3季之後離隊,也離開了意甲賽場。

2014年,彭迪夫加盟離家鄉更近的土耳其班霸加拉搭沙雷,但他卻從未在伊斯坦布爾找到家的感覺,以及一個主力前鋒位置。翌年, 年屆32歲的彭迪夫重返阿平寧半島效力熱那亞,但有「進攻狂人」之稱的教練加斯佩里尼,唯獨未能讓他重拾入球感覺:在「獅鷲」的首季,他一個入球也沒有,職業生涯幾乎提前進入尾聲。也是在這段載浮載沉的日子裏,彭迪夫一度心灰意冷,也退出了國家隊。這似乎是小國傳奇的劇本,勉力為國征戰,成為標桿、傳奇、入球王,但輸的遠比贏的更多。2016年3月,剛剛上任不到半年的球隊現任主帥安祖路斯基,成功說服「熊貓」重返國家隊,從此為這段佳話奠下基礎。

而彭迪夫的職業生涯,也突如其來地迎來第二春。2019-20年球季,36歲的彭迪夫在意甲聯賽中射入9球,這是他個人2008年以來的最佳成績。今季又大了一歲的「熊貓」繼續斬獲7球,其中包括兩場梅開二度!在意甲,球員進進出出的熱那亞,幾乎不曾存在任何傳奇人物,彭迪夫卻成一個的例外——這已經是他在這個港口城市征戰的第6個球季!

彭迪夫生涯中最重要的入球,直到他37歲時才姍姍來遲。那是2020年11月的第比利斯,在歐國聯D4組排名榜首的北馬其頓,獲得通過「外卡」進軍歐國盃的機會,彭迪夫一擊致命氣走格魯吉亞,隊史上首次殺入大賽決賽周。對於歐洲大國來說,希臘已經是歐洲核心勢力的邊陲,而北馬其頓甚至要在希臘旁邊仰人鼻息,甚至不得不更改國名。球隊實力注定北馬其頓無法在決賽周取得進一步的突破,但他們至少將自己的國家寫進歐洲足球版圖。對於北馬其頓人來說,帶隊殺進決賽周的彭迪夫,已經從球場傳奇升格成為民族英雄。

在這之後,彭迪夫還在對德國的世盃外取得入球,讓意甲和意大利球迷也為之欣喜若狂。對奧地利的歐國盃分組賽首戰,他在上半場一度攻入扳平入球,這也是北馬其頓的大賽正賽首個入球,由隊史最偉大的球星完成,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2010年,彼時還在國際米蘭效力的彭迪夫,在北馬其頓成立了「彭迪夫學院」足球隊,旨在協助祖國的青訓工作。這支球隊從第四級聯賽一路殺到頂級,並在2019年斬獲國內盃賽冠軍,獲得在歐霸盃外圍賽亮相的機會。球隊目前的隊長,是「熊貓」的弟弟沙薩高彭迪夫,而在這支球隊效力的中場華迪斯基,更入選今屆北馬其頓的歐國盃大軍名單,成為彭迪夫的國家隊隊友,成為一時佳話。

荷蘭一戰的動情告別,將肯定是彭迪夫國家隊生涯的落幕。是否就此掛靴?北馬其頓人沒有把話說絕,而「獅鷲」隊長基斯薛圖已經明確表示,希望繼續和彭迪夫做隊友。今年年初,彭迪夫在對拿玻里的比賽中梅開二度,球隊主帥巴拉爾迪尼也在賽後開起玩笑:「彭迪夫要退役?那我會掌他一記耳光。他怕我。」在將滿38歲的年齡,仍然能夠得到隊內將帥的一致挽留,這在足球世界裏無疑是鳳毛麟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