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施蒙尼 – 鐵血之變

這個改變可否助馬體會再登西甲皇位?

Text:武一帆(發自西班牙) –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1年3月號

馬德里體會以較大優勢佔據西甲榜首,越過執教500場里程碑的施蒙尼,帳下卻不再是「鐵血之師」。陣式革新,人員反覆運算,風格進化;求變,或許才是不平凡的時代背景下,衝擊冠軍的不變真理。

2020年最後一輪西甲賽事,馬體會主場以1:0擊敗基達菲,結束了這不平凡的一年。蘇亞雷斯射入全場唯一入球,個人聯賽入球數增加到9個。最重要的,這是施蒙尼執教馬體會完成的第500場正式比賽。從2011年12月底回到卡特朗球場,其間與恩師比爾沙率領的畢爾包決戰惡鬥,打破皇馬、巴塞兩家獨大的局面,兩次折戟抱憾於歐聯決賽,馬體會主場搬遷 —— 種種驚濤駭浪、刻骨銘心,已經化成點滴往事回憶。

2021年似乎是另一段歷史的開端,是再次崛起奪取冠軍的好機會。只不過如今的馬體會不再是刻板印象中的「戰狼」或「鐵血之師」,也不再死抱着4-4-2陣式與強大對手拚消耗、鬥意志的戰術,一轉身,馬體會就變成西甲打法最難預測的進攻流球隊。

意外的變身

促成馬體會「變身」的是一連串始料不及的人事變動,但終極原因還是求新求變才能保持競爭力的發展思路。2018年和2019年,馬體會先後送走了加比、托利斯、高甸、菲臘比和基沙文等上一次打進歐聯決賽的主力班底,開始一段艱難的換血過程。施蒙尼發覺再堅持過往以守代攻、抓敵失誤的風格大概行不通。要求球員對待每一場比賽都像決賽一樣,不但老球員缺乏動力,新球員也難以適應。別說比賽,高強度體能和對抗訓練也能練殘了一批人。施蒙尼在球員時代就以聰穎、急智和指揮能力聞名於世,又經歷過阿根廷、西班牙和意大利多位風格完全不同的名師教誨。他需要的是時間和一個恰當的時機。

Advertisements

2018年,馬體會教練團中的重要成員比斯凱諾離隊。施蒙尼主張更積極的打法。又過了2年,與他形如兄弟的阿根廷同胞比高斯也決定離隊,大家很不捨,施蒙尼是球員的知心友和減壓閥。關於兩名助教離隊的原因出現各種猜想,其中之一是教練組在戰術改革方面出現分歧。比高斯是老派阿根廷足球的忠實信徒。施蒙尼時代最初5年馬體會那種「寧可胸口擋子彈,也不要屁股中槍」(出自比高斯的話)的狠勁,就是他主張的核心精神。現在施蒙尼的助手是脾氣火爆但意見更順從的維瓦斯,革新試驗可以大膽去做了。施蒙尼其實並不確定該往哪個方向轉變。2018年對布魯日,馬體會擺出3-5-2陣式,2019年對利華古遜,馬體會擺出4-3-1-2陣式。對比眾人已經有些厭煩的平行企位、甚至4後衛的4-4-2陣式,這變化的確讓人振奮。歐戰賽事,球隊彼此不熟悉,變換打法有機會出奇制勝。但偶爾的試驗顯然無關大局,而且效果都說不上好。眼看施蒙尼的戰術逐漸陷入僵化時,一個人員變動造成了「破局」。

憤怒中尋新路

湯馬士柏迪在上個夏季轉會窗關閉前決定接受英超「褪色Big 6」阿仙奴的邀請,給施蒙尼留下一個狂怒無語的中場空洞。馬體會既無預算也無時間找一個能力匹配的替代者。當然,湯馬士作為青訓球員,多年來肩負攻防轉換的重任卻只拿底薪,確實會感到不公。

馬體會其實有非常充實且豐富的中場配置,但由於沙奧尼古斯長期低迷,佐治高基傷病不斷,在湯瑪士離隊後,要讓原有的4-4-2體系保持穩定運轉非常困難。這算是施蒙尼順勢改革的一個誘因。光是「破局」不夠,還需要一個「搭橋」的人。聯賽開始不久,左後衛雷蘭洛迪就受傷了。

由於陣中沒有正規的對位後備(過去曾讓薩烏爾長期客串),施蒙尼將本土球員馬里奧靴莫素放在這個位置。當初從愛斯賓奴簽下他,是為了頂替轉投拜仁慕尼克的盧卡斯靴南迪斯。馬里奧靴莫素確實技術出眾,但他在中堅位置無論搭配誰都顯得軟弱。上季曾讓他代打左後衛,效果拔群。這次再試,證實並非偶然。比起上去就下不來的洛迪,靴莫素防守穩健,縱使前插助攻也不搶戲,極大提高了這一側的攻防效率。

與其這樣吊着一邊,不如乾脆改打三中堅。於是,施蒙尼把恩歷克卡拉斯高和捷比亞改造成了翼衛,讓佐治高基坐鎮中場指揮,湯馬士林馬和馬高斯洛蘭迪提供技術和空間支援,一套誰也說不好究竟是什麼陣式的新體系,就這樣誕生了。

過往馬體會最強調「整體大於個體」,每一名球員都被嵌入既定體系中,只給個別核心球員自由發揮的許可權,例如之前的基沙文。現在完全是另一個極端,陣式會隨着每個登場球員的技術特點來調整斜。名義上是3-4-2-1的企位,但卡拉斯高和湯馬士林馬這一側有明確的內切線路,捷比亞和洛蘭迪則抱定邊線,追求速度和深度,為中鋒和前插中場提供更短更快的傳中。當安祖哥利亞和祖奧菲歷斯踢正選,又是另一番景象,或許是3-4-1-2,或許是3-5-1-1。皇家蘇斯達主帥伊馬諾爾評價:「馬體會現在的章法太多,不到比賽前一天根本沒法制定針對策略。」

人挪活

新戰術體系啟動甚至徹底解放了一部份不適應傳統風格的球員,除了靴莫素,還有洛蘭迪、哥利亞。當然變化最大的要數林馬。法國人2018年以7,000萬歐元、隊史第一轉會身價(及後被1.26億的菲歷斯超越)來到馬德里,卻在平行企位的4-4-2陣式裏完全站不住腳。以他的身型和防守技術,拚了老命也達不到「群狼攻防」的基本要求。而他又不是專長於一對一突破和直線落底的翼鋒,偶爾幾腳表現視野水準的轉邊長傳也被對手截下,甚至因此輸掉關鍵比賽。越踢時間越少,越踢越沒自信,眼看馬體會就要低價處理掉這個「累贅」,結果打法一換,林馬居然成了常規主力。他在中後場的護球轉身不再延誤戰機,反而為隊友創造傳跑機會。作為左腳球員,他在縱深地帶的斜線長傳也顯得極有價值。林馬的復甦可以說是馬體會本球季的最大驚喜之一。

上半季曾有數周時間,蘇亞雷斯和迪亞高哥斯達均缺陣的情況下,施蒙尼改打欠缺正宗9號的「無鋒陣」,突出菲歷斯在禁區前的調度能力,讓用球能力很強的卡拉斯高和洛蘭迪引導進攻,受益匪淺。但就目前施蒙尼的駕馭能力而言,像蘇亞雷斯這樣的中鋒依然是致勝王牌。烏拉圭人的單兵得分能力和進攻協作力,確保他被巴塞「淘汰」後,依然立足於世界頂尖射手行列。第19輪對伊巴的聯賽,對手熟練的高位防守和中前場圍搶困死了兩條邊線,但最終就是靠蘇亞雷斯兩次突破越位解決了對手。施蒙尼評價:「蘇亞雷斯會等到最後一刻再啟動,以免在越位位置浪費進攻機會。」

馬體會需要不擇手段的入球、開放的進攻陣線和自主化的個人發揮。即便如此,球隊依然保持了相當高的轉化率。馬體會在前18輪聯賽(有1輪推遲)的入球數達到36球,比「預期入球」數據的21球高出一大截。風格轉向進攻,也沒有犧牲防守品質。至少從數字上看,奧比歷在聯賽半程過後只失8球,等於皇馬的一半,很說明事實。在對巴塞的比賽中,馬體會一改以往故意示弱踢法被動的戰術,與對手爭奪控球權,就是為了讓巴塞強大的攻擊群遠離己方禁區。施蒙尼明白,現在球隊的進攻水準如何尚有待考驗,但真不能像當初那樣,靠中場絞殺和禁區前「焦土」來克制強敵,這是守不住的。

所謂三中堅「N中場」也並未從此固定為馬體會的範本陣式,一次換人調整甚至攻防轉換,都可能讓三線企位完全改變,從三中堅變成四後衛,從單箭頭變成三前鋒。這是施蒙尼作為一個從古典足球時代走來的教練,對現代足球戰術的理解。有一點是肯定的,馬體會不再寄希望於那套熟練的經典的4-4-2來解決一切問題,來複製成功經驗了。今季4球慘敗給拜仁、國王盃被西乙B球隊科內利亞淘汰這兩次慘痛教訓,已經很說明問題。

潤滑劑隱憂

新突破也帶來新問題。沙奧尼古斯的心態和對新體系的解讀都有些跟不上球隊的腳步,菲歷斯因新年前後的低迷狀態也被送上看台候命。

這兩人分別是本土和普遍意義上身價最高的球員,從年齡、技術水準和資歷而言也理應是球隊未來幾年的楝樑。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兩人都在某場比賽因不滿戰局和被換下大發脾氣,或多或少會對其在施蒙尼心中的定位產生影響。

馬體會多年來的核心球員,巴西人菲臘比路爾斯不久前對媒體揭秘說:「施蒙尼並不擅長與球員進行溝通,對每個人的個性也並非完全掌握。他和某些球員關係很親密,和其他人就是純粹的工作往來。外間看起來大家關係都蠻不錯,但其實這方面並不是他的強項。」

從這裏可以知道,比高斯的存在雖然可能在戰術革新上增加了阻力,但確實是施蒙尼和更衣室之間不可或缺的潤滑劑。有這樣一個人在,施蒙尼的激情才能以更容易被接納的波段傳到每個人的心坎裏。畢竟未來半個球季,在歐聯和聯賽爭冠路上必然還會遇到實力相當的強敵,到時候,馬體會「永不言棄」的精神還是戰術板外最可靠精神動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