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榮耀的下沉:基斯坦奴朗拿度

歐聯出局、意甲衛冕幾近失敗,C朗在祖雲達斯似乎進入倒數階段。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21年4月號

幾乎每次入球,都能讓他創造新紀錄,但已經為祖雲達斯效力3年的基斯坦奴朗拿度,似乎依然沒有如魚得水的感覺。3月10日,歐聯16強次回合祖雲達斯主場對波圖,C朗因擔任人牆時背向皮球跳起,讓對手主射的罰球從他腳底穿過入網,慘被為罵為輸波及球隊出局的罪人。究竟與「老婦人」牽手,在葡萄牙巨星的輝煌職業生涯中意味着什麼?

最近兩年,人們對C朗的評價,越來越集中於他的職業壽命,而不是入球效率和所得榮譽。儘管他一直在破門,為祖雲達斯效力的前兩個球季也都是意甲冠軍。2018年夏天,葡萄牙人與祖雲達斯簽下4年合約,並確立了一系列個人和團隊目標。如今,這份合約已經過去了一多半,金球獎不再屬於他,大耳盃依然無法接近。

入球方面,C朗身披祖雲達斯戰袍的數據一直不差,但2018-19年各項賽事(43場)只射入28球,創下了10年來最差成績。上季C朗46次上陣、37次破門,這是祖雲達斯歷史上任何球員都沒能取得的數據,不過意大利盃決賽碌碌無為、歐聯對里昂難挽狂瀾,壓抑了這成績的光芒。

78分鐘,這是即將年滿36歲的C朗,今季代表祖雲達斯每入一球所需要的時間,與第一個球季130分鐘一球和上季110分鐘一球相比,有了明顯提升。但從葡萄牙人臉上,人們還是難以看到真正的燦爛笑容。1月6日,祖雲達斯以3:1擊敗AC米蘭,C朗踢得不差,卻不是主角。

一座意大利超級盃,兩個意甲冠軍,這是C朗在祖雲達斯贏得的榮譽。注意,這裏用的是「在」,而不是「幫」。上季「老婦人」完成意甲9連冠,但83個積分是其間最低,領先第二名的優勢也是最小(比國際米蘭多1分)。歐聯賽場,C朗攜三連冠駕臨都靈安聯球場,還身穿黑白球衣完成過逆轉馬體會的傳世佳作。可惜一次8強出局,一次16強被淘汰,對手均非傳統豪門,實在說不過去。前祖雲達斯球員、電視台評述顧問莫羅不久前表示:「沒有『CR7』,祖雲達斯也能稱霸意甲。而考慮到球會的競技計劃,安德莉亞阿涅利(現任祖雲達斯主席)的球隊存在無法借助葡萄牙巨星個人能力贏得歐聯的風險。」

C朗與祖雲達斯的關係,引發了業界多方面思考,尤其是戰術層面 —— 意大利教練最關注的方面。來到意大利之後,C朗已經歷了3任主帥,此前他在皇馬9個球季也才合作過5名主帥。艾歷尼給了葡萄牙前鋒很大自由度,但結果無法完全令人滿意。沙利更講究實用性,但上季他違背了初衷:據知情人透露,沙利去季更多時候將自己的嚴謹和強硬戰術指令放在一邊,要求球隊為C朗服務,而不是反過來。

如今的派路,戰術造詣其實達不到執教祖雲達斯的標準,只能任由C朗發揮,協調其他前場球員的作用往往顧此失彼。為避免負面觀點出現,導致與C朗的關係出現問題,最近一年祖雲達斯教練組的言論幾乎只圍繞球場內的問題,不涉及這項職業的其他方面,畢竟葡萄牙人的媒體關注度太高了。

Advertisements

職業生活的嚴謹態度,讓C朗年過35歲仍未被歲月刻下痕跡,葡萄牙人不準備放棄自己對踢邊路的偏好,儘管中鋒位置看上去更適合他 —— 今季祖雲達斯斥鉅資引進費達歷高基艾沙(4,000萬歐元)和古路施夫斯基(5,000萬),其實也為「CR7」充當箭頭提供了便利。

最近幾年,人們一直在討論一個問題:C朗最理想的進攻拍檔應該是怎樣的類型?提到最多的是文迪蘇傑、迪斯高這樣的中鋒:球風低調樸實,能在對方禁區附近創造空間。文迪蘇傑上球季被「斑馬軍團」掃出家門,球會總經理本想購入迪斯高,但可以扮演進攻組織者、各方面素質都很優秀的波黑前鋒,最終留在了羅馬。於是「老婦人」買回了艾華路莫拉達。

莫拉達回歸祖雲達斯後確實發揮重要作用,雖然射入很多「越位球」,但機會都是他拚出來的 —— 西班牙人突然成為了一名很會跑位的前鋒。莫羅認為,派路應該制定一種「莫拉達衝前柱、C朗包後柱」的進攻策略,「因為皮球長時間在莫拉達腳下就是災難。」從目前情況來看,派路確實喜歡雙前鋒戰術,莫拉達和C朗聯賽中5次連袂鋒線,戰績只是2勝2和1負。

Advertisements

說到祖雲達斯鋒線球員,保羅戴巴拿這個名字無法迴避。阿根廷人和C朗必須相互接近,才能擦出火花,但很少有人認為他是葡萄牙巨星的最佳搭檔。C朗與戴巴拿今季也連袂過好幾次,但不是「祖雲達斯10號」的表現令人失望,就是兩人無法形成默契。

加盟祖雲達斯至今,C朗在歐聯賽場射入14球,其中一半是在淘汰賽攻入。儘管外界對意甲王者的歐戰表現一片批評聲,但承擔了重大職責的「CR7」,不應遭到指責。也有業內人士指出,C朗個人的光芒,是建立在隊友犧牲的基礎上,比如莫路伊卡迪就是「犧牲品」之一。戰術層面,祖雲達斯選擇了全隊為一人服務,這是與球會DNA背道而馳的 ——「老婦人」一直以來強調的都是整體和團結,但C朗打破了這種平衡。

作為祖雲達斯3年內第3任主帥,現在評價派路,為時尚早;但昔日意大利中場大師的輝煌職業生涯,至少可以讓他在與任何球星對話時直視對方的眼睛。派路性格很好,不會與C朗發生摩擦和衝突,但今季意甲的膠着局面和歐聯賽場的不確定性,又讓兩個人的合作不那麼被外界看好。

這位葡萄牙巨星已經沒有等待的耐心,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經濟危機,也為他在祖雲達斯的前景打上了問號。合約還剩18個月,稅前年薪5,500萬歐元的C朗,即便按照約定走完這段旅程,最終結局也很難是皆大歡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