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球壇中的名醫

這群「醫生」在球壇的名氣不小。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0年2月

Advertisements

RODRIGO LASMAR – 拉斯馬 (巴西)

他曾是「尼馬事件」主角之一。2018年3月,在著名外科醫生沙蘭(Gerard Saillan)的注視下,他為巴西球星做腳趾手術。他的父親尼羅拉斯馬(Neylor Lasmar)是上世紀80年代的巴西國家隊隊醫,從小他就跟着父親走南闖北。隨後他獲得矯形外科文憑,並擔任明尼路的醫療團隊負責人。2002年日韓世界盃前,他和沙蘭幫助朗拿度迅速從膝傷中恢復,由此一舉成名。尼馬將他視作自己的第二個父親,巴黎聖日耳門球星當初堅持到他位於巴西比路賀利桑特的診所做手術。本世紀初,他曾離開巴西國家隊,2014年又官復原職。

JEAN-LOUIS CAMPORA – 甘波拉 (摩納哥)

人們都稱他為「好醫生甘波拉」,他的父親查理斯甘波拉(Charles Campora)曾兩度擔任摩納哥球會主席。他在16歲時成為摩納哥紅十字會青年組主席,隨後擔任摩納哥唯一公共醫院 —— 格蕾絲王妃中心醫院的內科醫生主管。1975年,他成為摩納哥球會主席,並且是至今為止任職時間最長的(1975-2003年,2013年又短暫出任過副主席),在他治下,球隊共取得5次法甲冠軍,而隊史合共8次,期間他還見證雲加獲得自己執教生涯的首個榮譽。和藹可親又狡猾,人們都還記得這名醫生,是如何向外界發誓奇連士文永遠不會來到大公國,結果「金色轟炸機」2天後就順利加盟。作為一名非常好的談判專家,這只是他眾多成功案例中的一個,他還為摩納哥帶來荷杜、馬高施蒙尼、加拿度等名將。

JEAN-MARCEI FERRET – 費雷 (法國)

1977年,他在里昂醫學院發表論文——《體育慢性病變》,同年成為里昂球會隊醫。作為里昂球迷的他,曾是職業球員,並與前法國國家隊主帥積基特私交甚篤。他曾長期拒絕法國足總的召喚,直到前里昂球員祖達爾(Jean-Francois Jodar)向他發出邀請。1993年,應時任主帥侯利亞的要求,他首次加入法國國家隊,1998年法國世界盃,他以隊醫身份和好友積基特一起見證「高盧雄雞」首次舉起大力神盃。

HANS-WILHELM MULLER-WOHLFAHRT – 禾法特 (德國)

他的某些治療手法在德國以外的一些國家是禁止的,但他的雙手讓如此多體壇巨星從傷患中痊癒,例如他治好了青年時代出現脊柱側凸的保特,「牙買加閃電」將他視作再生之父。有幸得到他醫治的球星還有很多,包括前德國網球名將碧加。1977年起,他擔任拜仁以及德國國家隊隊醫,2015年因與哥迪奧拿不合而辭職。在西班牙主帥離去後,他又回到德甲豪門。

SOCRATES – 蘇格拉底 (巴西)

萊爾的大哥不只是巴西最偉大的球星之一,還擁有真正的體育醫學學位。這位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藝術巴西」的隊長,因此獲稱為「醫生蘇格拉底」。在許多社會和經濟學家眼中,他更是自由主義者和思想解放者。他在晚年成為巴西極左翼政治領袖,逝世前一直與祖國的社會差異鬥爭。

PIERRE HUTH – 侯夫 (法國)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他在法國球壇簡直無所不在:與知名球星一同出入,與摩納哥的艾拔王子以及美國總統克林頓合照。祖籍匈牙利的他通曉6國語言,曾醫治過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被德國門將東尼舒麥加拳擊的法國後衛巴迪斯頓。他後來成為法甲和法國足總的醫療團隊主管,日常生活中,他除了抽雪茄外,最樂意的事情是上電視:體育節目,政治節目,娛樂節目,甚至是葬禮!

THEOPHILUS KHUMALO – 古馬路 (南非)

他的父親伊萊基姆古馬路(Eliakim Khumalo)是南非豪門凱薩酋長的明星,伊萊基姆曾希望他從事醫學,由於這段經歷,人們更多稱呼他為「醫生」古馬路。子承父業的他,為凱薩酋長上陣超過400次,他還率領南非贏過1996年非洲國家盃,是南非解除種族隔離之後首位在正式比賽中破門的球員。退役後,他成為凱薩酋長的助教,還有過短暫的演員生涯。

EVA CARNEIRO – 伊娃(英國)

在那宗著名的「夏薩特事件」中,她讓球壇的大男人主義和性別歧視在觀眾面前暴露無遺。2015-16年球季首輪,車路士主場對史雲斯,比利時人在一次對抗後倒地,她立刻衝入球場準備治療夏薩特,但主帥摩連奴認為她過早介入,迫使夏薩特離場接受治療,讓球隊處於人數劣勢。在當場辱罵她之後,葡萄牙教頭還想把她降到青年軍或女足。這個可笑的處罰迫使她離開車路士,並以性別歧視罪名將舊東家告上法庭。

MAURICE VRILLAC – 華里拉 (法國)

他曾是職業球員,還在軍營當過醫生。1968年墨西哥奧運之前,他獲時任法國青年和體育部長召入代表團,擔任田徑隊隊醫。1973年,他開始為法國足總服務,這份工作持續20年,1980年他還當選法國國家奧委會醫療委員會主席。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巴迪斯頓被擊暈時,他也在場並及時醫治。

RICCARDO AGRICOLA – 艾利高拉 (意大利)

1998年,時任祖雲達斯隊醫(1985至2009年)的他因為羅馬主帥施文的控訴而為全世界熟知。施文認為他使用違禁藥物,讓兩名前鋒韋利和迪比亞路的肌肉迅速膨脹。2004年11月,經歷了漫長的調查以及詢問施丹、迪甘斯等多名當事人後,他被判入獄1年10個月,罪名是「體育舞弊和使用違禁藥品」,但祖雲達斯免於處罰。原本處罰會嚴重得多,法官確信他對干地和泰基拿迪使用EPO(紅血球生成素),但苦於沒有證據。僅僅1年後,他就獲釋,2017年,他甚至重新成為祖雲達斯私立醫療機構的主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