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紅藍變數

巴塞羅拿的「槓桿」,真的可以撬起這家豪門的復興程式?

去年夏天放走美斯、最近一年債台高築的巴塞隆拿,今夏通過一系列財政改革和轉會操作完成了令人驚詫的「防守反擊」。拉樸達的種種舉措,讓今季球隊的前景重新值得期待;但批評和質疑的聲音,也一直迴蕩在魯營上空。

2021年8月5日,19時45分,一場史無前例的「地震」降臨足球世界。在一份簡明扼要的通告中,巴塞隆拿與美斯分手;而就在幾個小時前,阿根廷巨星的父親剛從邁阿密飛回加泰隆尼亞,準備代表兒子與拉樸達主席簽訂新約。西甲聯盟主席泰巴斯剛與投資集團達成一致,此舉可讓「紅藍軍團」收穫不菲現金,從而留住他們的王牌。一位內部人士表示:「從財政角度來看,巴塞無法接受CVC提出的方案(放棄未來50年12%的轉播收益)。拉樸達決定退縮,因為他無法找到留住美斯的資金。」

美斯離開後,巴塞主席宣佈球會負債高達13.5億歐元,其中1.6億歐元為拖欠美斯的工資。一年過去了,巴塞依然負債,但陣容實力明顯提升,成績也是逐漸回升。所謂的「槓桿」,真的可以撬起這家豪門的復興程式?

Advertisements

挖坑,填坑

簽入祖利斯古迪(上圖),續約加維,都是巴塞着眼於未來的舉措,拉樸達主席不僅充滿冒險精神,而且眼光獨到。

對於最近一年的巴塞,絕大多數人的感覺是看不懂,尤其美斯離開後,球會突然有錢買人了。作為拉馬西亞培養的球員,費倫托利斯在年初以5,500萬歐元的身價加盟,這讓很多人難以理解。一位前巴塞職員表示:「怎麼能用這樣的價格收購一名球會自己培養的球員?他在曼城都沒有位置,他們(高層)自認為比哥迪奧拿還聰明?」

今年夏天,巴塞又豪擲1.53億歐元,引入了利雲度夫斯基、拉芬夏比洛尼和祖利斯古迪等悍將,還免簽了基斯爾、安達斯基斯坦臣、馬高斯阿朗素和比利連。與此同時,出售奧巴美揚、古天奴、法蘭斯高查卡奧(借用+強制買斷條款),帶來了4,700萬歐元的轉會費收入。艾維斯、艾達馬查奧爾、烏姆迪迪等球員,以合約到期、解約或租借的方式先後離開魯營,但這些人的離開,未能換回球會迫切需要的資金。

如此瘋狂的操作,頗有些挑釁歐洲球壇的意味。拜仁主帥拿高士文表示:「不只是利雲,他們買了很多球員。他們或許是世界上唯一一家沒錢卻買下了所有球星的球會。在我看來,這有些奇怪,也有點瘋狂。」利物浦主帥高普也在接受《踢球者》訪問時說道:「如果我沒錢,肯定不會亂花。我的信用卡已經被凍結過2次,幸運的是,那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本世紀第一個十年一直在賺錢的巴塞(羅素和巴圖美奧擔任主席期間累計盈利1.93億歐元),最近兩年成為了受新冠疫情打擊最嚴重的球會之一,失去了超過5億歐元的收入(市場行銷、贊助費、門票等)。泰巴斯認為:「在這樣的特殊情況下,我們不能說他們做的是對還是錯,每家球會都有自己的策略。巴塞本來可以通過比賽日的門票收入和旅遊專案獲得大量資金,因為他們擁有加泰隆尼亞最受歡迎的博物館。疫情對他們的影響,確實比其他球會更大。」

2014年到2020年擔任巴塞主席的巴圖美奧表示:「2020年6月,我們的預計收入高達創紀錄的10.47億歐元,然而疫情到來後,最終只拿到7.82億歐元,比計劃中少了2.65億。」背負全歐最高額的工資支出(2020年達到7.59億歐元),球會很難做到財政平衡,風險也一直存在。一位前拉樸達團隊的成員分析道:「尼馬離隊後,球會與陣中多位球星簽訂新約,大幅提高了他們的工資待遇。同時,因為擔心其他主力被挖走,導致球隊競爭力下降,巴塞在轉會市場上出手很誇張,支出遠遠大於收入。」

巴圖美奧還透露道:「在我任職期間,我們有足夠的資金與球員續約,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一切。我們在2020年3月強制要求所有職業球隊(足球、手球、籃球、曲棍球、室內足球)降薪12%,以削減成本。2020-21年球季,我們提議再次降薪,作為交換條件,球會會與球員續約,一旦疫情結束、條件允許,就會彌補他們之前的損失。一些球員也接受了。」

2020年10月20日,巴圖美奧辭職前一周,巴塞與碧基、達史特根、法蘭基迪莊等主力續約,以換得一時喘息之機。體育經濟學家卡貝沙認為:「從價值和年限來看,這些續約合約開出的條件都高於市場預期,只是降低了眼前的支出。球會未來的總支出上漲了2億歐元,新任董事會認為這完全沒必要,而且沒有任何球員強迫前主席與他們完成續約。」

這些操作,讓巴塞2020-21年球季的工資支出節省了1,600萬至1,800萬歐元;不過根據拉樸達團隊的估算,此舉對球會造成了長遠的負面影響,相關金額高達3.11億歐元。「他們(前任董事會)只是讓麻煩推遲了,還讓它變大了。」為了彌補前任的過失,巴塞最近幾個月一直在尋求與布斯基斯、佐迪艾巴、碧基3位隊長協商降薪。據多名內部人士透露,2020年秋天拋開其他隊友、獨自與球會續約後,碧基在更衣室黑板上看到了「叛徒Pique」的留言。和上季的艾維斯一樣,碧基最近被建議以西甲聯盟允許的最低工資為巴塞踢球,但他未能獲得拿到拖欠工資的保證,於是要求經理人與球會協商。作為長期以來在更衣室極具影響力的成員,碧基不但失去了特權,今季還徹底淪為後備。

傳媒披露的其他一些資訊,也對碧基產生了負面影響,例如與夏奇拉分手,還有與西班牙足總主席魯維亞萊斯的私下協議(尤其是在沙特舉行的西班牙超級盃的合約中涉及2,400萬歐元佣金)。至於沉默寡言的布斯基斯,已經在考慮明年夏天前往美職聯踢球,佐迪艾巴今夏也一度走到離隊邊緣。一切跡象都在表明,巴塞的一個時代,正在走向結束。

寅吃卯糧

從高盛銀行獲得5.95億歐元貸款一年後,巴塞仍舊面臨嚴峻的財政困境,他們只能去別的地方找錢,於是啟動了著名的「槓桿」。在巴圖美奧治下,球會創建了多家附屬公司,用於管理多來源的財富,並開發賽事之外的商業收入。例如由「巴塞授權與銷售」(BLM)管理的連鎖商店,負責開發影片產品的Barca Studios,都被匯聚到了巴塞公司旗下。

目前的巴塞董事會,打算出售這些公司最多49%的股份。今年夏天,24.5%的Barca Studios股份分別被出售給了Socios.com和Orpheus Media,一共換來2億歐元。有學者認為:「這些操作都缺乏透明度。2億歐元對於任何球會來說都是一大筆錢,但他們失去了對這49%股份的控制。」

作為西班牙奪冠次數第二多的球會,巴塞還將未來25年裏25%的轉播收益賣給了「第六街」(Sixth Streeet),代價為5億歐元。正計劃出售BLM股份的巴塞高層對外表示:「通過與這些戰略合作夥伴聯手,我們會以短於CVC建議的時間為球會帶來豐厚回報。」面對如此狀況,泰巴斯笑着表示:「你們都看到了,巴塞沒有毀滅,他們重組了球會債務。財政公平競賽的問題,不在於花多花少,而是花球會以自主方式賺到的錢,並非那些來源奇怪的資金。西甲聯盟非常在意這個。巴塞隆拿完成了一些讓他們獲得新收入的操作,而不是被協力廠商注入『興奮劑』。當然,有些人贊同這樣的策略,有些人不贊同,那是另外一回事。」

作為經濟學家,卡貝沙表示,通過撬動這些槓桿,巴塞會在2022年獲得超過8億歐元的額外收入 —— 「比20家西甲球會疫情之前4年的總和還要多,這太可怕了。」

為了以炫目方式重振球會,「紅藍軍團」使用了一些被外界詬病的方法。一名過去與巴塞關係緊密的法國球會領導人表示:「目前的巴塞領導層非常短視,他們這麼做完全不計後果。眼下或許行得通,但充滿風險,未來可能會崩潰。他們不計代價地着眼於當下,這種緊迫感壓倒了剩下的東西。出售部份電視轉播權,包括數碼節目內容,可能會導致球會在未來失去非常重要、不可缺少的收入。」

Advertisements

加泰隆尼亞地區社會學家、Seguiment FCB集團主席、巴塞當前理念的捍衛者奧爾迪亞萊斯承認:「這些操作,是必須經歷的陣痛。我希望這種財務體系不要被濫用,也希望球會能夠在未來收回今年夏天出售的東西。無論如何,我們不會將此作為改變球會模式所邁出的第一步。」

關係網,無情劍

今季巴塞由巨星新援利雲度夫斯基(左)和本土核心柏迪主導進攻,比賽氣場和表現都有明顯變化。

與皇馬、畢爾包、奧沙辛拿等球會一樣,巴塞也有非常特殊的身份,會員有權利選舉球會主席。一位內部人士表示:「我們的每一個重要決定都會提前告知會員,我們沒有任何改變這種傳統的意圖。」然而,在一些人看來,巴塞轉變為「有限公司」只是時間問題。一位對球會事務非常熟悉的人士告訴我們:「球會走上這條路,是不可逆轉的。相信會員還有影響力只是烏托邦,他們還能夠決定的,或許只是在球場裏掛上黃色的旗幟還是紅色的旗幟,僅此而已。」

前面提到的那位法國球會領導一臉不屑地表示:「巴塞失去了原有的身份?這種說法讓我覺得好笑,就好像巴塞今年夏天才開始做生意一樣……別再這麼虛假天真了,那些故事,是晚上睡覺前講給孩子聽的。」過去一年,拉樸達利用了自己所有關係來重振「他的球會」,尤其是他那些朋友。在利雲正式加盟巴塞的新聞發佈會上,主席先生特別感謝了經理人薩哈維。根據《The Athletic》披露,此君從這筆轉會中收取了1,000萬歐元佣金;而在魯營6萬觀眾面前,拉樸達將這位以色列商人稱為「兄弟」。

一位神秘人士告訴我們:「薩哈維與拉樸達相識多年。2003年,拉樸達第一次競選巴塞主席時,薩哈維獲得了一封曼聯球會的確認信:如果拉樸達當選,碧咸就會加盟。英格蘭中場最終去了皇馬,但為了感謝薩哈維,拉樸達上任後的第一筆引援就是他的客戶羅士圖列巴,那位2003年到2004年只為巴塞上陣過7次的土耳其門將。」前阿仙奴主席戴恩的兒子達倫,也因為撮合巴塞與Spotify合作拿到了一筆數額可觀的佣金。Spotify合計花費4.35億歐元,獲得了魯營的冠名權和球衣胸前廣告贊助合約,為期10年。曾經擔任巴塞副主席、負責商業開發的基奧表示:「在足球世界裏,中間人就是現金流,這些佣金由球會直接支付,計入財務系統,而不是通過協力廠商。」巴塞高層已經承諾,會在(預計)10月舉行的球會全體大會上向會員解釋薩哈維這次拿到的那1,000萬。

儘管增加了合作和槓桿,巴塞今夏還是在註冊新援時遇到了諸多麻煩,因為球隊工資總額依然高企 ——沙治羅拔圖和奧士文尼迪比利合約到期後續約,也被視為新球員。從西維爾加盟的法國後衛祖利斯古迪,甚至苦等到8月26日才完成註冊,這也讓主帥沙維非常憤怒。西甲聯盟總經理高美斯強調:「對於註冊球員,我們實施的是1/4規則。也就是說,如果一家球會超過了工資帽,他們雖然被允許引援,但只能使用出售球員收入(轉會費和節省的工資)的25%,剩餘的75%必須用於縮減債務。如果出售球員的工資,達到或超出球隊工資總額的5%,那麼這個比例會從25%提升到33%。」

今年5月,沙維將烏姆迪迪等不在自己新球季計劃中的球員聚集到一起,要求他們儘快找到出路。在這些球員及其親友看來,此舉完全無法理解。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相關人員表示:「他們花費5,000萬歐元引入拉芬夏比洛尼,另一方面,又在想盡一切辦法回收資金。拉樸達是個誇誇其談的傢伙,有點像(前馬賽主席)達比。從人道主義來說,我認為巴塞的做法會引發深遠的負面影響。」

今夏差點離開魯營的荷蘭中場法蘭基迪莊,其實是非常適合巴塞的球員;但從財政角度出發,紅藍軍團還是想在不久的將來把他高價賣掉。

作為球會今夏向外推銷的重要人物,法蘭基迪莊也可以證明這一點。一位瞭解巴塞內部事務的圈內人表示:「球會希望出售他的原因有很多:首先因為他的身價超過6,000萬歐元,其次他工資很高(年薪1,400萬歐元),第三他的出場時間非常穩定,有利於吸引優質買家。」

荷蘭中場今夏感受到了各種壓力,但球會高層否認「絕情論」。「他有一份嚴肅的合約,每天正常訓練和比賽。我們一直相信他,他沒有被球會扔在一邊。」根據《The Athletic》透露,今年夏天拒絕轉會曼聯後,巴塞高層認為法蘭基在2020年10月與前董事會簽訂續約合約時存在不法行為,甚至還給荷蘭人發出了一封要解除合約的威脅信。巴圖美奧表示:「奇怪的是,無論獨立調查員,還是Ernst&Young或德勤這些知名機構,都曾深入調查球會財政狀況,他們沒有從法蘭基迪莊或其他任何球員的合約中發現違規之處,西甲聯盟的法律部門也沒有發現。」

法蘭基今夏受到的待遇,甚至惹怒了荷蘭名宿雲巴士頓,他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公開表示:「告魯夫如果還活着,看到巴塞如此對待法蘭基,一定會感到恥辱。」另一位荷蘭足球名宿雲達華治更加憤怒:「你不能這樣對待球員!他掙得太多了?簽下一份合約,就要好好完成它,或者以友好的方式分手。發生在法蘭基身上的事情令人難以接受,他們(巴塞高層)就是一幫應該受到懲罰的黑手黨……拉樸達把自己當國王,但我認為他是個蠢貨!」

沙維的任務

作為當年的「夢之隊」核心,沙維和碧基目前在巴塞有比較微妙的關係,已經失去位置的後者,明年很有可能離開魯營。

一片不和諧的噪音之中,沙維肩負重建一支頂級球隊的重任。他要求董事會引入符合其戰術哲學的強援,並得到了滿足。今夏轉會窗,前巴塞中場核心親身投入到了轉會操作之中,他喜歡與目標球員交流,也懂得怎麼去談。

祖利斯古迪加盟巴塞後就表示:「沙維是我來到魯營的主要原因之一。他和我談過很多次,交流很愉快,我們看待足球的方式一樣,他也讓我堅信自己是他真心想要的球員。」除了引援,沙維還插手了奧士文尼迪比利留隊的工作,因為他深信法國前鋒的潛力。今年初,在球員經理人與巴塞董事會談崩之後,是沙維努力促成雙方重新坐到談判桌前。今年6月,巴塞主帥主動縮短了假期,以便參與到奧士文尼迪比利的續約工作之中。他的介入,是決定性的。據《國家報》透露,奧士文尼迪比利私下曾表示:「作為一名球壇傳奇,他很懂得對待手下,也會讓所有人都保持動力。他與球員的交流很多,態度非常好。」

此外,沙維不怕拋棄那些曾與他並肩戰鬥多年的前隊友,他知道,只有這樣才能開始新周期。巴塞訓練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沙維會果斷對碧基說『你不會再是主力』,因為他在最高水平的賽事中不再具備競爭力,身體狀態已過巔峰,也無法全身心地投入到訓練和比賽中。」最近一段時間,坊間流傳美斯會在明年夏天與巴黎合約到期後回歸魯營。曾與他並肩作戰10多年的沙維,一直與阿根廷巨星保持很好的關係。他會成為美斯回歸魯營的關鍵嗎?美斯身邊的人表示:「目前來說,拉樸達和我們沒有任何接觸,我們也沒有去接觸巴塞。」但在巴塞隆拿,很多人相信美斯會回到魯營、完成最後之舞……

美斯離開加泰隆尼亞已經一年多,一個問題始終縈繞在人們心頭。一位已經辭職的前巴塞董事會成員表示:「為何去年沒有使用財政槓桿?如果去年這麼做,美斯還會是巴塞球員……」沒有美斯,巴塞的重生計劃看起來只能依靠財政奇蹟,只是暗流之中,誰也看不清未來的輪廓。 

Espai Barca 昂貴的計劃

一項早在2014年就被批准的計劃,因為市政許可、疫情和球會財政困難等因素,已經被多次推遲。去年12月,經由多數會員認可(88%會員投票贊成),「Espai Barca」計劃重新被批准。這項計劃包括翻新魯營(增加6,000席位,達到10.5萬人)及周邊的硬體設施,例如球迷商店、博物館和手球隊、籃球隊的比賽場館,代表球會的未來。

不過從新計劃中收穫成果之前,巴塞需要耐心等待,因為球會並不是這些操作的主導。一位內部人士透露:「高盛銀行掌控財政大權和工程進度,球會在很多事務上沒有決定權。」在他看來,這項計劃要到2025年才能交付,「屆時巴塞要在甘帕尼斯奧林匹克球場至少踢一季」。

球會本就不佳的財政狀況,可能會因此承受新的危機。有學者認為:「起初計劃的總成本大概在15億歐元(其中8億用於球場),這個數字遠超球會的年營收,而最終的支出,可能會達到30億歐元。」另外一名前巴塞高層則表示:「工程進行期間,球會不可避免的收入下滑讓我擔心。球迷商店和博物館每年分別可以獲利4,000萬歐元,如果離開魯營,比賽日收入、門票和贊助費用都可能大幅降低……」沒辦法,宏偉的計劃都伴隨風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