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舒列夫,請就位!SHERIFF TIRASPOL

20年的歐聯夢想終於兌現。神秘的寡頭,複雜的地緣,霸氣的王朝。豪門注意,舒列夫來襲。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2年1/2月號

28歲的阿薩納西亞迪斯出生於希臘北部的基爾基斯,那是一座培養了很多籃球、網球和足球運動員的城市。兩個多月前,這位昔日的希臘U21國腳將,由效力兩季的AEK雅典,外借到摩爾多瓦球壇的唯一霸主——舒列夫。

這是效力過彭治亞基高斯、卓普利斯和AEK雅典的阿薩納西亞迪斯,十年職業生涯中的首次海外之旅,他或許從未設想過,這樣看似平淡的移籍,卻催化了一次創造歷史的偉大飛躍。8月25日,馬克西米爾球場,當薩格勒布戴拿模的6次射中目標無功而返時,此前從未涉獵過歐聯正賽的阿薩納西亞迪斯,成為了這場歐聯附加賽次回合的絕對主角。完場時刻,舒列夫球員有的飛奔、有的擁抱、有的跪地祈禱,而以保持不失當選為「MVP」的阿薩納西亞迪斯,乾脆坐在草皮上,沉吟思量。歷史上第一次,他與成立於1997年的舒列夫,要站在歐聯分組賽的球場了。

憑藉首回合3:0的巨大優勢,舒列夫得以在次回合不慌不忙,堅守陣地。薩格勒布戴拿模最終未能取得入球,無奈落敗。

歐戰熟客

首回合主場3:0,次回合作客0:0,儘管薩格勒布戴拿模在兩回合轟下32次射門,但近期狀態優異的阿薩納西亞迪斯和舒列夫,才是更具信服力的晉級者。「我們踢出了非常精彩的比賽,這是球員、球迷、教練、工作人員和管理各層方面的功勞」,希臘門將如是說道,「我要把最佳球員的獎項獻給我的妻子和孩子。這是一個令人驚歎的故事,我們都非常開心。」

身為加盟球隊僅兩個月的「新人」,阿薩納西亞迪斯的高接低擋,是舒列夫八戰功成的重要功臣。從外圍賽面對都拉斯、阿拉什科特、貝爾格萊德紅星,到兩回合決戰上季反勝熱刺的薩格勒布戴拿模,他在8場關鍵之戰達成6次保持不失,僅僅失了2球,已經超越了個人上季21場5次保持不失的表現。外借合約中含有特別條款(外借費與歐戰成績掛鉤)的希臘門將,可以展望在米蘭、在基輔、在馬德里登堂入室了。

回溯隊史,在歐洲足協球會排行榜排第80位的舒列夫,並不是歐戰的新面孔:自成立至今,球隊在歐聯出戰78場,戰績為29勝16和33負;歐霸盃出戰46場,8勝21和17負。只是,有別於12年前就體驗過歐霸盃分組賽的氛圍,常年高舉多國部隊大旗的摩爾多瓦球隊,此前18個球季在歐聯賽場上,都僅限於外圍賽和附加賽。

2013年11月7日,歐霸盃分組賽K組,舒列夫作客以1:2不敵熱刺。有別於歐聯賽場的困難重重,他們在歐霸盃分組賽已經多次亮相。

在2009-10年球季和2010-11年球季,相繼淘汰過布拉格斯拉維亞和薩格勒布戴拿模的摩爾多瓦冠軍,距離歐聯分組賽僅有一步之遙。但遺憾的是,連續兩季的近在咫尺,還是以敗給奧林比亞高斯和巴素利告終,四場至關重要的附加賽,他們一球未入。

至於舒列夫的3次歐聯正賽之旅,發生於2009-10年球季、2010-11年球季和2017-18年球季,脫離歐聯層級的折磨,摩爾多瓦霸主在歐霸盃還是有所收穫。起碼在這三季的歐戰正賽中,他們不算空手而歸,先後擊敗川迪、基輔戴拿模、莫斯科火車頭和茲林。尤其是2017-18年球季,球隊在歐霸盃F組表現不俗,取得了2勝3和1負的戰績,最後只是因為對賽戰績處於劣勢,才讓哥本哈根搶走小組出線權。

統治霸主

在今季的歐聯分組賽抽籤結束一周後,舒列夫在官方網站發出了歐聯分組賽採訪申請的公告:若申請者擁有2021-22年球季摩爾多瓦聯賽的傳媒證件,或者採訪撰寫過摩爾多瓦足球的相關報道,均可優先獲得資格。可以預見的是,等到國際米蘭、皇家馬德里和薩克達到訪能容納12,746人的舒列夫球場時,看台上的傳媒席勢必是一座難求。這支神秘之師以下克上,還會有新番出爐嗎?

目前仍在摩爾多瓦國家聯賽領跑的舒列夫,在季初一個月因專心應對頻密的歐聯賽程,曾在聯賽的開局階段一度推遲了3場聯賽,落後榜首球隊10分。對於上季以16分優勢衛冕封王的舒列夫而言,從來沒有人擔心他們當時的積分劣勢。

淘汰薩格勒布戴拿模之後,舒列夫球員盧萬諾爾和主帥韋尼杜布在記者室接受訪問。他們下一次再來到這個場合,就是萬眾矚目的歐聯分組賽。

至於建立於1992年、僅有8隊的摩爾多瓦國家聯賽,舒列夫就是當仁不讓的現象級霸主。自2000-01年球季首奪聯賽冠軍後,這支球隊便展現出不可阻擋的王者霸氣,十連冠、三連冠和六連冠紛至遝來,近21個球季足足攬下19個聯賽錦標,唯有2010-11年球季的達斯亞和2014-15年球季的米爾沙米,可以僥倖上位。

回溯2020年2月,當風生水起的利物浦成為歐洲五大聯賽第12支全年不敗的球隊後,常年在國內稱王稱霸的舒列夫,也出現在歐洲足協官網的金身紀錄盤點。在舒列夫迄今的奪冠球季中,2006-07年球季泯滅所有懸念的一枝獨秀,足以載入歐洲頂級聯賽的史冊。彼時,球隊在36輪收穫28勝8和的佳績,狂轟70球且只失7球,以多達21分的優勢加冕桂冠。

Advertisements

說起來,在摩爾多瓦國家聯賽規模有限的情況下,舒列夫的一家獨大,與投資方——舒列夫集團的慷慨解囊息息相關。有傳言稱,身為集團創辦人和球會主席的古桑,曾經是蘇聯秘密警察,而在球會運作上助其一臂之力的卡斯馬利,也是特工組織的一員。

紮根於提拉斯堡的舒列夫集團,可謂「空氣」一般的存在。從加油站、連鎖城市、電視頻道、通訊網絡,到出版社、建築公司、廣告公司、酒廠和麵包廠,似乎日常生活中的任何一個範疇,都有舒列夫集團涉獵。依仗於此,古桑對舒列夫的投入也是不在話下——20多名外援冠絕聯盟,價值1億多鎊的基地中心設施齊全,擁有軟硬件方面的堅實後盾支援,舒列夫的統治自然是順理成章。

夾縫生存

說來有趣,儘管舒列夫的競技成績從來不是問題,但主教練的來去匆匆,倒是球隊一以貫之的老橋段。自1997年以來,舒列夫的主帥職位已經交接了24次之多,近十年的舊去新來幾乎是一年一次。身為舒列夫球會的現任主帥,56歲的烏克蘭人韋尼杜布於2020年12月走馬上任。至少現在來看,憑藉創造隊史的歐聯最佳戰績,他應該能在這個職位上停留更長的時間。

暗流湧動,亂局求生——這樣的現實狀況其實不止發生於舒列夫的教練指揮區,也是這家神秘球會所在地的生動寫照。名義上代表摩爾多瓦出戰歐聯聯賽,地緣層面卻屬於一個不被國際社會廣泛認可的國家——德涅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共和國,亦稱「德左」。這個獨立於1990年的特定區域,才是舒列夫球會最純正的歸屬。

儘管位於摩爾多瓦境內,但沿襲着蘇聯印跡的「德左」,擁有着自己的貨幣、護照和機構。在這裏,關於摩爾多瓦的符號成為異類,倒是各種雕像、服飾和旗幟,彌漫着回到蘇聯的穿越感。過去20多年,摩爾多瓦與「德左」在政治和社會層面從來都是勢不兩立。

2017年11月2日,舒列夫在歐霸盃分組賽作客以2:1擊敗莫斯科火車頭,巴迪班加滑跪慶祝。

據「蘇俄轉播」介紹,摩爾多瓦曾經指責「德左」非法走私和腐敗猖獗,他們非法進行武器貿易,倒賣藥物、燃料,甚至販賣人口,而「德左」真正在乎的事情,則是與俄羅斯保持同一戰線——「莫斯科每年會向『德左』的養老金計劃提供巨額補貼,還有約70%的國家預算……」

至於能兼顧「德左」和摩爾多瓦兩種元素的舒列夫,就是這個區域為數不多的和平載體。就算政治層面烏煙瘴氣,這支球隊依然能在摩爾多瓦國家聯賽出場,顯現着足球之下的命運共同體。曾幾何時,舒列夫總是習慣性地保持神秘,工作人員的對外口徑就是只談足球,遮罩所有。

在摩爾多瓦記者施特尼治的記憶中,「每個歐洲球會都想發展自己的品牌,為全世界所知,但舒列夫卻是個例外,他們不想告訴外界任何事情。」不知道對於一夜成名的舒列夫而言,這次歐聯之旅究竟是福是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