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謝拉特:蘇超登頂 神奇再現

球員時代從未染指過聯賽獎盃的「謝隊」終於奪冠!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21年4月號

Advertisements

不知道算不算是巧合,在利物浦恥辱地將隊史主場連敗紀錄刷新到6場的同一日,紅軍傳奇中場謝拉特卻在蘇格蘭傳來喜訊:由於競爭對手些路迪的和局,格拉斯哥流浪提前奪得蘇超冠軍。球員時代從未染指過聯賽獎盃的「謝隊」,作為主教練終於取得了突破,不能不令人浮想聯翩。當然,這裏並不是準備暗示「謝拉特可以接班高普」。只是無論如何,這位40歲前英格蘭中場的最新成就,必定讓人感到好奇:這個冠軍的份量究竟有多重?謝拉特在蘇格蘭做了些什麼?還有他準備好邁向更高層次了嗎?不妨讓我們回顧往昔來尋找一下答案。

首先必須承認的是,雖然來自各路的稱頌與讚美已經將謝拉特緊緊包圍,而格拉斯哥屬於藍色的一面也早已徹底進入狂歡狀態,但蘇超冠軍的響亮程度畢竟有限,甚至算不上是成為名帥的踏腳石。從某些意義上來說,它甚至還不如英冠冠軍,畢竟以2018-19年球季的數據來算,英格蘭第二級別聯賽的總營業額,經已是蘇超的3倍以上。平均計算到每隊,英冠球會(24隊)此前的年營業額,也遠高於蘇超球會(12隊)。

另外別忘了蘇超還是強弱分化極其嚴重的聯賽。自54次頂級聯賽奪冠的流浪在2012年因財政問題導致破產,不得不從最低組別重新開始;蘇超亦一度進入完全由些路迪統治的時代。流浪時隔10年重新登頂,而「綠衫軍」便正是那9連霸的「怪胎」—— 對內曾經所向無敵,對外卻屢遭慘敗。從2018-19年球季開始,些路迪連續3年都未能從歐聯外圍賽中過關。

今季,曾經的霸主則已經今不如昔。從季初防疫管理不力,允許隱瞞行程的球員上陣,導致本隊被禁賽以及受到蘇格蘭政府的點名批評;到球季中途遠赴中東拉練又因防疫問題引發風波,些路迪內部早就顯得一片混亂。他們在32輪聯賽只取得68分,遠遠不如提前結束的2019-20年球季,僅30輪已取得80分。

然而聯賽整體的偏弱,以及對手的「自我毀滅」,並不代表謝拉特的成就屬輕鬆撿來。關於這一點,32輪88分無一敗績的漂亮戰績絕對可以作證。英格蘭少帥還有機會追平蘇超的最高積分紀錄:2016-17年球季,由前利物浦主帥羅渣士率領的些路迪,曾經在38輪取得106分。

如果流浪能夠保持全勝,那麼「徒弟」就能追上「師傅」。嚴格來說,同樣的分數,其實前者的難度更大;畢竟羅渣士接手的綠衫軍原本就是冠軍之師,而謝拉特則是把一支「精神上的爭冠球隊」真正變成真實的王者。就此,BBC給出了極高的評價,表示謝拉特不僅重建了一支球隊,還修繕了一整間球會。從引援、球探系統的翻新,以至工作態度的轉變,這位前英格蘭中場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稱讚聽起來略有點誇張,畢竟2018年謝拉特入主之時,流浪早已非破產豪門,而是能奪得蘇超季軍的球隊;但反過來說,當年英媒紛紛表示謝拉特是去比英冠更安全的「新手區」練級,這也不盡然。在流浪蘇超稱雄之後,部份蘇格蘭記者已經公開表態自己低估了這位利物浦名宿,因為3年前後者獲任命之時,他們可是唱過反調,認為挑戰些路迪的難度太高,把重任交給一個年輕新手肯定不可靠。

期望越大,壓力也就會越大。即使身處歐洲最主流的聯賽之外,相信謝拉特也經受了不少的心理考驗。就此在去年底接受前輩舒利亞的專訪時,這位前英格蘭中場還曾經表示自己早已開始尋找內心的平衡 —— 即比賽過後不會變得過於低落,也避免得意忘形。那個曾經在擊敗曼城、但冠軍遠未到手時激動到流淚的利物浦隊長,顯然又成熟了幾分。

不過從新手主帥到蘇超冠軍,謝拉特這不到3年來的轉變並不能簡單地用「成熟」二字來解釋和概括。從用人到戰術、從聯賽到歐戰,這位英格蘭少帥在各方面都有可圈可點之處。其中有一些是他的先天優勢,例如謝拉特的到來,讓流浪能夠吸引來自英格蘭的球員。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以紅軍傳奇在英格蘭的人脈和號召力,找些利物浦青訓小將或者老相識助蘇超豪門重振,就是最容易想到的套路之一。

在眼前的冠軍隊伍之中,24歲的主力翼鋒賴恩堅特就是來自利物浦。2018-19年球季他先被謝拉特借用,然後又正式轉會紮根蘇超。不過需要指出的是,謝拉特的選人眼光遠不僅限於利物浦,向老東家「借兵」只是他的策略之一。從英格蘭中小球會以及比利時聯賽,流浪近兩年都挖到了一些能擔當主力的人才。例如中場老將史堤芬戴維斯2019年從修咸頓加盟;而前列斯聯射手基馬胡菲則是去年從安德列治買來;還有攻擊中場伊亞尼斯赫傑及阿里布,前者來自比利時亨克,後者則曾在英甲查爾頓效力。

除了網羅了一批可用之才重新打造主力陣容,謝拉特也讓流浪原有的一些成員展現出更高水準。例如2017年加盟該隊的哥倫比亞前鋒摩尼路斯,過去兩個球季都在球會比賽中攻入近30球,連續獨位佔隊內射手榜榜首。本季摩尼路斯雖然有些減產,35場各項賽事只射入15球,但29歲的隊達華尼亞又站了出來,蘇超聯賽就射入11球及助攻9次。

這位2015年從英甲加盟流浪的右後衛,成了蘇超冠軍的隊內聯賽射手榜榜首,同時助攻數也並列隊內第一;這聽上去有些怪異,但這並非完全偶然,因為謝拉特的戰術本就包含解放右後衛的思路。表面上,達華尼亞是右路的防守者,但實際上只要本隊持球,他就有可能前插到翼鋒位置參與進攻。

如此陣勢,有沒有讓你聯想到什麼?沒錯,名為後衛實為翼鋒,就像高普對阿歷山大阿諾特的運用。不過要說謝拉特與現任利物浦主帥「師承一脈」,或許也不完全準確,因為前者的不少戰術細節安排都來源於助教米克比爾。依照英國傳媒爆料,這位2018年跟隨謝拉特一起從利物浦青年軍來到蘇格蘭的英格蘭人,正是流浪主帥身後最關鍵的助手之一,甚至日常訓練中的大部份戰術內容,都是由比爾全權負責。

從2012年開始,比爾斷斷續續在利物浦青年隊呆了5年,期間還曾經短暫去過巴西聖保羅擔當助教。他的戰術風格肯定受到高普及前任羅渣士的影響,不過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據說還是意大利教頭安察洛堤,因為比爾最初的教練工作是在車路士的青年軍。正因如此,謝拉特的球隊也一度把4-2-3-1的聖誕樹陣式作為自己的主打。

不過,這位流浪主帥也肯定在球隊戰術中融入了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有些是切身經驗,有些則可能是新的體會。今季該隊陣型以4-3-3為主,邊路攻擊力很猛,同時防守又做得相當出色,32輪聯賽僅失9球。說到其中秘訣,英國傳媒則曾表示謝拉特早已開始信奉「擁有球權者擁有球場」的理念。關於這話題,我們可以查一查流浪的數據,他們今季聯賽場均控球率62.9%,場均傳球數610.5次,在蘇超都是遠高出其他對手一截。

那麼「偷師」了安察洛堤與高普(或許還有一些哥迪奧拿?),既然能夠在蘇超逆襲成功,是不是就代表謝拉特已經具備踏進豪門的基礎?話還是不能亂說,畢竟蘇超總體水平着實不高。「還會有更多的到來,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做的。」在有生以來首次捧起聯賽冠軍獎盃之後,謝拉特已經喊出了「我還要」的口號。他能做的包括為流浪爭取衛冕,未來也還有歐聯在等待。旁觀者則可能會猜測謝拉特需要更大的舞台 —— 例如到晏菲路施展自己的才華。但什麼時候才是恰當的時機,剛開了個好頭的英格蘭人必須想清楚。就此,紅軍名宿馬克羅倫臣也提出建議:「謝拉特在流浪做得非常出色,他也是一名偉大的球員,但他並沒有完全準備好。或許,(在回到利物浦前)他還需要先在英超另找一份工作試試。」

不過還請留意,謝拉特的成績並不僅限於促成「些路迪王朝」的覆滅,他在歐戰方面其實也有能得到點讚的地方。自英格蘭少帥入主以來,流浪已經連續3年殺入歐霸盃分組賽。去年他們曾經力敵波圖、飛燕諾,今年又在分組賽中壓倒賓菲加,可見謝拉特並非只能在蘇格蘭的小圈子中逞威風,今季流浪更在歐霸賽場突破32強的關口,惟16強面捷克球會布拉格斯拉維亞,兩回合計以1:3被淘汰。如此看來,謝拉特進軍歐洲五大聯賽的「考牌戰」,將會是帶領球隊出戰來屆歐聯外圍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