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阿倫路舒曹:我不只是倖存者

經歷五年前的一場空難,查比高爾斯隊長的重生故事。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21年5月號

一架載着時為巴甲球隊查比高恩斯成員的飛機,於2016年11月28日在哥倫比亞墜毀,造成71人遇難。當年27歲的阿倫路舒曹,是最先被發現的倖存者,是6個戰勝死神的人之一,也是康復後唯一回到球場的勇士。2020球季巴乙聯賽,作為查比高恩斯隊長,阿倫路舒曹身披31號球衣上陣27次,率隊捧起冠軍獎盃。奪冠後,他離開「綠軍」加盟高士路,並以勝利者的心態重新回憶起自己走出黑暗的經歷。

Advertisements

FF_《法國足球》 AR_阿倫路舒曹
FF 帶着聯賽冠軍獎盃離開查比高恩斯,沒有更好的方式了……
AR 是的,我覺得,現在是對球會說「再見」的理想時機。剛剛過去的一年,我們贏得地區冠軍(聖卡塔琳娜州聯賽)和巴乙冠軍,這是球會(1973年)創立以來最閃耀的球季……作為隊長,經歷如此特別的時刻,真是太美妙了。我在查比高恩斯幾乎贏得一切,也成為球會歷史的一部份。離開時,我可以說,「阿倫路舒曹很好地完成他的工作。」
FF 2020球季其實並不容易:球會財政危機、欠薪、球會主席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去世……
AR 「沒有苦難,就不是查比高恩斯!」這句話很好地概括球會的性格。我們是一支巴西南部球隊,那裏的足球更講究對抗性,踢法更粗野。我們經常要為護級而戰,習慣吃苦和克服困難 —— 頑強堅韌就是我們的DNA。今年也沒什麼不同,我們剛降落乙組,球會嘗試重組財政結構,遇到了不少困難……我們經歷過長達18個月的欠薪,球員們只能拿到50%的薪水。球員在這種條件下工作非常不容易,但我們都嘗試不去想這些。過去一年,大家一直很團結,並為這個球季的成功感到驕傲和自豪。
FF 你為何選擇留在乙組、然後加盟沉睡中的豪門高士路?
AR 我希望被視為一名普通的運動員。有些人認為,查比高恩斯留我踢球是出於憐憫,是球會基於悲劇給我的饋贈。出於這個原因,我曾以外借身份去到戈阿斯(2019年),並在那裏踢了一個很棒的球季(射入2球)。回來後,人們對我的看法有些不同,就像一個普通球員。過去2年,我也證明自己不只是一個倖存者,我是贏得兩座獎盃的冠軍隊長,我配得上高士路這級別的球會。

FF 在你宣佈離隊的短片裏,當年空難的另外兩名倖存者 —— 福爾曼和尼圖都說「看見了你的重生」。這幾年,你是如何實現重生的?
AR 很難對這個階段進行簡單概括,因為它漫長而艱辛……很長時間裏,我都認為自己做不到,畢竟脊椎曾受重創,要回到高水平真的很難;但為遇難者帶來榮耀的欲望,讓我更加強大,我要為他們實現夢想!在上帝和家人的幫助下,我成功越過了障礙,為了實現目標,我不顧一切,作出很多犧牲,100%付出……我需要從身體和心理上都得到恢復。現在,我和查比高恩斯的故事以最好的方式結束了。我認為,阿倫路舒曹啟發了隊友、查比高恩斯人民,以及世界上其他的一些人。
FF 空難後復出首戰(2017年8月對巴塞隆拿的甘伯盃),你是什麼心情?會認為最艱難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嗎?
AR 沒有,我當時對自己的身體狀態和復出後的水準還有疑慮,尤其是面對那麼多頂級球員,我感覺自己很差;但隨着系統訓練和正式比賽慢慢增多,我找回了感覺。聯賽開始後,我意識到自己可以尋回昔日水準。剛復出那個球季,我踢了很多不錯的比賽,贏得不少掌聲 —— 一切都取決於自己。
FF 成為職業球員,空難後重返球場,哪一個更艱難?
AR 第二個更難。我知道成為職業球員需要做什麼,也知道會有多困難。成為職業球員,並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對任何人來說都不容易。看看我受過的那些傷病,就會覺得更加困難。空難之後,最大的問題出在心理層面。我也知道,人們會對我產生疑問:他能做到嗎?會有後遺症嗎?
FF 你說過,自己做的這些,是為向遇難者致敬。這是否意味着太多責任?
AR 是責任,但從來不是負擔。我希望代表那些死去的朋友,做他們最喜歡的事情。
FF 對你來說,尼圖和福爾曼也是動力來源吧?
AR 他們一直都在幫我,以不同的方式。我看到尼圖為重返球場付出的努力,很不幸,他未能成功,但他的拼搏給我更多力量。福爾曼一條腿被截肢了,但我仍能看到他在新生活中體驗到的快樂。他們給予我無窮力量,我希望為遇難者、家人,也為這兩名倖存隊友重新踢球。
FF 舉起巴乙冠軍獎盃時,你首先想到什麼?
AR 那一刻,很多畫面閃現在我的腦海裏。我想到當初在醫院蘇醒時身邊的妻子,想到給我額外力量的兒子,想到了我的很多前隊友……把獎盃舉過頭頂,我看到了夜空中無數熟悉的面孔,他們一直在天上看着我們。
FF 你記不起空難發生時的情景,卻記得福爾曼在飛機起飛前要你坐到他旁邊……
AR 是的!我原本坐在一名不認識的旅客身旁,福爾曼喊我過去坐到他旁邊,因為那裏有個空位……一切都是天意,他救了我的命。我腦海裏只有正常飛行時發生的事情,之後就是一片黑洞……這樣或許更好。
FF 和你一樣,福爾曼也從悲劇中站了起來,並投身音樂世界,2019年他甚至獲得Popstars大獎!
AR 他走出另一條路,我真的為他感到高興。他一直喜歡音樂,唱歌也很好,他向整個巴西展示出自己的天賦。尼圖也一樣,他現在是查比高恩斯的體育經理,兩座獎盃也是對他的獎勵。
FF 31歲的你,還想着有朝一日去歐洲踢球嗎?
AR 當然!現在這樣的年紀,想去歐洲踢球很不容易,但我的生命裏從來就沒有什麼是容易的,所以一切皆有可能!希望高士路能給我這個機會,為我打開通往歐洲的大門!我的夢想,可是參加歐聯呢(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