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風車國庸材:荷蘭主帥法蘭迪保亞

好不容易才捱到歐盃國,這位少帥又能帶領橙軍走多遠?

意大利、英格蘭、美國,4年來法蘭迪保亞走到哪裏,都免不了碰壁和失敗。如今回鄉執教荷蘭國家隊,他的前途依舊兇險,在這位主帥的背後,是荷蘭中生代教頭普遍平庸的無奈。朗奴高文一腔熱血,為情義赴巴塞隆拿,只是苦了荷蘭國家隊,眼見橙軍復蘇有望,卻與領軍者閃電分手。去年8月,在歐洲國家盃只剩9個月的催促下,橙衣軍團請來法蘭迪保亞急救,只是這位曾在2010年南非世界盃擔任國家隊助教的名宿,近年早已自身難保。

臨時帶隊的助教洛德韋格斯(Dwight Lodeweges)在主場被意大利輕易擊敗,作為僅有候選人的法蘭迪保亞火速上任。從資歷來看,他和朗奴高文很相似:同樣後衛出身,球員時代也長期擔任國家隊隊長。上任後首個正式比賽日,迪保亞就有意為球隊打上個人印記,「我必須確保比賽中有Plan B,原來的那一套行不通了,我們必須有所改變。我在國外的幾年,角色發生了變化,但還是從前執教阿積士的那個我。」

對墨西哥的那一戰,迪保亞雖有4屆荷甲冠軍的光環,但卻被「仙人掌軍團」淩厲而快速的反擊撕得破碎。他破格提拔的新人、效力阿爾克馬爾的韋真達爾(Owen Wijndal)和古普美拿斯(Teun Koopmeiners),都表現患得患失,後者和韋拿杜姆、雲迪碧克組成的中場線,無法有效聯繫前場的快馬。全場比賽被墨西哥反客為主的橙軍,射門僅有6次,若非闊別國家隊5年的門將告爾表現神勇,荷蘭顯然不止失一球。

經過這場友賽初步試陣後,迪保亞在歐國聯與波斯尼亞的比賽繼續試陣。缺少進攻核心迪比,他選擇用阿特蘭大的迪魯恩(Marten de Roon)搭配兩位本土翼鋒:阿積士的昆斯普美斯(Quincy Promes)和PSV的當耶爾馬倫(Donyell Malen),一陣零敲碎打(全場15次射門僅中4次),依舊未能攻破對方大門。2戰不勝0入球,迪保亞也就此追平了前任老帥白蘭特,以及希丁克第二次執教國家隊的劣績:這兩次橙軍連續缺席2016年法國歐國盃與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決賽周。而法蘭基迪莊被迫拉邊傳中、兩閘助攻禁區無人接應的尷尬場面,也讓荷蘭球迷為之氣結。

僅從結果上看,在貝爾加莫變陣三後衛、歐國聯以1:1賽和意大利,多少還給迪保亞挽回些顏面;但上任後3場不勝,仍是荷蘭國家隊史上僅有三人之一,開創先河的威廉湯利是上世紀20年代的古人,上一位則是28年前的艾禾卡特,與古烈治交惡的他帶領荷蘭在世界盃外圍賽連遭悶棍,險些無緣美國之行。而今,迪保亞顯然有重蹈前輩覆轍的跡象,讓剛剛重回正軌的荷蘭,重返混亂。

在高文掛帥的1年多時間裏,荷蘭唯才是用,以不破不立的姿態相繼在歐國聯和歐國外打出經典戰役,止住球隊自2014年開始的下滑頹勢。只是這難得的化學反應,卻經不起主帥的突然更替。除了球隊回歸各自為戰的舊格局,迪保亞還需面對雲迪克和馬菲斯迪歷特兩大後防支柱因傷缺陣的煩惱,讓原本歐國盃簽運上佳的橙軍,只能謹慎期待來年在主場的表現。

「敗軍之將,不足言勇」這句諺語用在迪保亞身上,恰如其分。2016年5月11日荷甲最後一輪痛失冠軍,或許就是他執教生涯的分界線。從國際米蘭到水晶宮再到阿特蘭大聯,任期多是用星期計算的荷蘭主帥,還背負執教新東家正賽首戰必敗的詛咒。

4年前接班文仙尼時,迪保亞的評價尚可,彼時國際米蘭主席仍是托希爾(印尼最大財團阿斯特拉國際集團持有人之一),球隊儘管處於動盪期,陣中倒還有漢丹洛域、莫路伊卡迪等實力派球員。人們期望不高,卻沒想過迪保亞竟交出一張14戰5勝2和7負排名第12的成績單,創下隊史最差的開局,令他僅帶隊85天就被球會辭退。雙方不歡而散,迪保亞也頗有怨氣,曾在蘇寧集團收購國際米蘭後大倒苦水:「當時我得不到太多支持和信任,我有一半時間用來對付政客和經理人。在那裏的唯一收穫,就是不要總想着和任何人交朋友。」

藍黑軍團的失敗經歷,可能與迪保亞缺少托希爾撐腰有關,但其個人的責任也許更多,否則他就不用在倫敦僅執教77天,再次刷新個人紀錄。「我已向雲戈爾討教不少,有信心挑戰英超!」說畢這話的迪保亞,帶領水晶宮開始一波俯衝:揭幕戰脆敗升班馬哈特斯菲爾德,接着球隊4連敗失7球1球未進,創下英格蘭頂級聯賽自1924年後的最差戰績,更是英格蘭前4級別球隊中唯一零入球的隊伍。這讓老闆巴利殊寧可賠償3年違約金也要讓他離隊,迪保亞也就此成為英超歷史執教場次最少的領隊,即使繼任的鶴臣雖然以3連敗開局,卻帶隊護級成功,一路執教至今。

平心而論,離開歐洲足壇前往美職聯的迪保亞,也算及時為教練生涯止蝕,儘管他帶領的是2018年球季美職聯冠軍阿特蘭大聯,實力超群。即使如此,迪保亞也沒有打破正賽首戰必敗的定律,一場0:2,目送當季冠軍華盛頓聯隊旗開得勝。同樣交出前4輪聯賽1勝3負的差劣表現,迪保亞幸好遇上主席達倫埃爾斯,後者的耐心直到荷蘭教頭今夏MLS復賽3連敗才被耗盡,期間迪保亞還是帶隊拿下了2項盃賽冠軍。而在最能檢驗球隊和教練實力的美職聯季後賽,迪保亞和阿特蘭大聯在東岸決賽止步,以1:2不敵FC多倫多,衛冕就此化為泡影。今年7月,在因傷失去當家球星馬田斯後,迪保亞似乎也失去了對球隊的控制,面對實力不算強勁的對手,阿特蘭大聯連續輸了3場0:1,其中還包括新軍FC辛辛那提,最終倉惶落台。

「我寧可荷蘭隊交給史奈達和雲達沙,也不願迪保亞這樣的敗軍之將賴着不走。」目睹每況愈下的國家隊,激憤的荷蘭球迷在社交媒體上留言道。然而,荷蘭曾是盛產名帥之國,對教練後備人才儲備着實是盲目樂觀。一個再清楚不過的現實是,如今5大聯賽98支球隊中,荷蘭籍主帥不過朗奴高文、利華古遜的保斯兩人,在非5大聯賽國家中名列葡萄牙、克羅地亞甚至瑞士之後,與奧地利相當。要不是巴塞帥位燙手,德甲又一向有聘用荷蘭人的傳統,荷蘭籍主帥絕跡頂級聯賽也非危言聳聽。

時間返回20年前,生於1970年前後的荷蘭國腳,坐擁世界盃和歐洲盃連續4強的可觀履歷,但退役後的執教表現卻不如人意。分別身為燕豪芬和飛燕諾的傳奇人物,高古和雲邦荷斯都以執教母會為起點,任內也有荷甲冠軍進帳,然而離開無條件支持他們的高層和球員,兩人還未證明自己屬於更高舞台。高古2018年執教費倫巴治,就硬生生將這支土超奪冠熱門帶到護級旋渦;上季接手打比郡,球隊最後5輪1勝4負仍能排名中游,但今季卻是俯衝降班區,令球會不得不考慮緊急提拔朗尼為主帥。而即使來到中超執教的雲邦賀斯,在球季初也一度讓廣州富力成為降班熱門。

無奈的是,上述3位教練已是同屆曝光率最高的前荷蘭國腳。曾是世界最貴中堅的史譚,踏足教壇已有11年,常年執教次級聯賽和中下游弱旅,如今正在美職聯帶領新軍FC辛辛那提;哈索賓基則先後轉戰安特衛普、伯頓、昆士柏流浪、諾咸頓,完全是「向下就業」,縱然曼城的史達寧去年疾呼「英超對非洲裔主帥太不友好」,也沒有任何球隊想起待業2年多的前英超金靴。同樣賦閒在家的還有施多夫,他教練生涯總勝率剛剛超過3成,全無球員時代的贏家氣質。

目睹迪保亞等一番隊友受挫,伯金、雲達沙等人相信也無意考慮轉型做教練,畢竟荷蘭足球界批評性思維依舊尖銳,國家隊和荷甲的勢頭也逐步低迷,這時候來當主帥獨挑大樑,實在是吃力不討好。新世紀以來,荷蘭國家隊已歷任6位主帥,除了雲巴士頓39歲便肩負重任,其餘都是50歲以上的老江湖,更別提雲戈爾、希丁克、艾禾卡特都要再次執起荷蘭的教鞭。

如今,正值盛年且業績尚可的荷蘭主帥,恐怕也只剩保斯和阿積士主帥坦哈格兩人;但球會生涯意猶未盡的他們,顯然無心過早接受國家隊這個燙手山芋。更年輕的雲保美、雲尼斯杜萊、希汀加等人才剛剛上路。作為主帥,迪保亞難言優秀,卻代表了同屆荷蘭球星的執教軌跡,或許在他之後,荷蘭國家隊還將繼續等待。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