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遺憾與榮耀 – 蘭辛布寧

這位優秀翼鋒是荷蘭足球黃金時代的見證者,是「遺憾」的代言人。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0年3月

沒有轟動,不帶熱度,荷蘭足球名宿蘭辛布寧告別這個世界,享年72歲。作為當年告魯夫的拍檔和兩屆世界盃決賽輸家,這位優秀翼鋒是荷蘭足球黃金時代的見證者,也是「遺憾」的代言人。

一個遺憾,伴隨他終身,直到不久前他在阿姆斯特丹北郊奧斯特贊家中咽下最後一口氣。那要命的幾厘米差距,改變了他和很多人的命運,也讓足球歷史對他的定義只是一名偉大球員,而不是全球偶像。
蘭辛布寧,42年前一場重要比賽的主角,在低調與平靜中離開人世。

Advertisements

就差幾厘米
說起蘭辛布寧,人們會馬上想到1978年阿根廷世界盃決賽,以及他那腳攻門。全場補時第15秒,荷蘭左翼鋒接到隊友克羅爾(Ruud Krol)的長傳、抹過對手達蘭甸尼(Alberto Tarantini),然後左腳射門。阿根廷門將菲洛爾(Ubaldo Fillol)已經無能為力,眼睜睜看着皮球從身邊溜過……上帝保佑東道主,皮球擊中右側門柱後彈出。
「只有大概5厘米差距,歷史就將改寫。我本來可以為祖國帶來至尊榮譽,也將獲得神射手獎盃。」過去40多年,蘭辛布寧不停重複這句話。那場決賽對他和「橙衣軍團」來說都是不幸而殘酷的,甘巴斯(Mario Kempes)在加時梅開二度、獲得賽事金靴,阿根廷人舉起大力神盃。
「我不是在騙自己,即使皮球入網,球證也肯定會找辦法把它吹掉。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壓力大得可怕,阿根廷『必須』在主場贏得世界盃。」這是冷靜的清醒?還是酸楚的藉口?或許蘭辛布寧感覺到魔咒的意味,關於他,和他的國家隊。
連續輸掉兩屆世界盃決賽,對任何球員來說都是莫大的痛苦。1974年夏天蘭辛布寧在慕尼黑奧林匹克球場的經歷,也是充滿遺憾與不甘。由於在以2:0擊敗巴西的比賽中受傷,蘭辛布寧在決賽的狀態大打折扣。如果能健康地出戰,他或許能用自己的速度和敏捷,幫助半場以1:2落後的「橙衣軍團」後來居上;可惜傷患迫使他提前離場,下半場只能坐在後備席上當觀眾,見證隊友的進攻一次次被德國人化解。
好在蘭辛布寧在世界球壇留下的印記,不只有這兩場世界盃決賽。2012年被驗出患有「漸凍症」(肌肉萎縮)的荷蘭名宿,首先予人留下的印象是一名天賦異稟的傑出球員。他年輕時外型俊朗,看上去與告魯夫頗為相似,以至於「荷蘭球聖」2016年3月離世時,一家英格蘭傳媒誤將蘭辛布寧的照片放上頭版。
「蛇人」
用現在的眼光來看當年的蘭辛布寧,可謂聚集了許多頂級球員的質素。魔幻般的左腳,令人拍案叫絕的控球,閃電般的起動速度,絕妙的傳球……他還是出類拔萃的罰球和12碼大師!受蘭辛布寧家人之托向傳媒發佈訃告的前隊友莫特(Jan Mulder),還特意強調了一點:「他的盤扭,也是無比賞心悅目!」
在莫特的描述中,蘭辛布寧不僅能在邊線製造機會,還能在內切進入禁區後扮演殺手。17年職業生涯,他在球會和國家隊一共出戰633場,攻入295球。對於一名非中鋒的進攻球員而言,這是令人驚歎的數據。不論是否贏過世界盃決賽,蘭辛布寧理應獲得更高知名度,他曾兩次進入金球獎評選前三:1976年位列碧根鮑華之後,1978年輸給連世界盃都沒參加的奇雲基瑾和奧地利人格蘭高(Hans Krankl)。
球員時代,蘭辛布寧走過的道路與很多隊友有着天壤之別。少年時代,他加入的是荷甲弱旅阿姆斯特丹DWS,當時他們擊敗了競爭者飛燕諾。蘭辛布寧從未效力過這家鹿特丹豪門,也沒有加入他們的死敵阿積士。1969年,蘭辛布寧出人意料地選擇比利時球隊布魯日!他一生都未曾踏進歐洲五大聯賽,他的名氣都是在比利時聯賽建立——先為布魯日效力2年,然後在安德列治踢了9年。
在比利時,蘭辛布寧贏得一個「蛇人」的外號,因為他善於靈巧地在對方各條線之間遊走。他曾多次獲評選為安德列治歷史最佳,在那裏留下200個入球,贏得1次聯賽神射手(1973年)、2次聯賽冠軍和4次國內盃賽冠軍。此外,他讓安德列治揚名歐洲,連續3次殺入歐洲盃賽冠軍盃決賽,其中1976年和1978年奪冠(隨後歐洲超級盃奪冠)——每一次,蘭辛布寧都有決定性作用。
1980年,蘭辛布寧拒絕國際米蘭和皇家馬德里,前往北美職業大聯盟加盟波特蘭伐木者,1981-82年球季回到歐洲後加盟法乙球隊圖盧茲——這或許是出於性格原因。
雖然外表酷似告魯夫,但蘭辛布寧在脾氣秉性上與「球聖」相去甚遠。他個性更加內斂,甚至有些害羞,脾氣極好,很少發怒。那些批評他的人,指責他只會按照自己的節奏踢球,關鍵時刻缺乏個性。甚至有人指出,他在1978年阿根廷世界盃上也不算表現出色,儘管個人數據是5個入球外加3次助攻。
退役後,蘭辛布寧從未考慮過當教練,這也從側面證明了他的性格。「那裏有太多壓力和太多怒火。」相對於坐在教練席上,他更願意坐在小河邊,握着一根魚竿……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