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馬列斯百步穿楊 歐聯4強曼城作客反勝PSG

PSG鋒將悉數被封,哥帥用兵如神?

歐聯首回合,開賽後我在分鐘就失守的曼城,戰至60分鐘哥迪奧拿令旗一揮:辛真高換下祖奧簡斯路,3分鐘後曼城扳平,10分鐘後藍月反先2:1。至於換人和逆轉有直接關係?很難講;但一換人就入球,主帥的臨場調動也應記一功。曼城大概可以訂伊斯坦堡的機票和酒店,皆因歐聯史上,英格蘭球隊在兩回合淘汰賽中47次拿下作客首回合的勝仗,每一次英格蘭球隊都順利晉級。

曼城連續兩次作客場都能入兩球,純屬實力使然,誰是對手已經關係不大。普捷天奴有過歐聯4強逆轉的先例。2年前他帶領熱刺對阿積士,先輸了主場,次回合35分鐘後又落後0:2,任何歐洲頂級教練,也只能舉手投降。熱刺卻在最後35分鐘連追3球,憑作客入球殺入決賽。熱刺那季打入四強也是靠作客入球掙來的,淘汰的正是哥迪奧拿。當年那場比賽尾聲,哥迪奧拿有過短暫的狂喜和解脫。 VAR說:等等!把入球過程翻來覆去看了幾遍,裁定史達寧入球前,阿古路體毛越位。上季同一階段一場定生死,曼城被里昂淘汰,史達寧空門不入⋯⋯。

今場比賽,奇雲迪布尼的傳中變笠射、馬列斯射穿人牆,哥迪奧拿終於把兩年前的鬱悶,甩給老對手普捷天奴:倒要看看你作客能否逆轉!兩人識英雄重英雄,球員時代、教練時代、英超時代,都是惺惺相惜。

曼城和PSG堪稱「格食格」的典型:前者愛把對手壓在半場圍毆;後者有令人膽寒的反擊利器基利安麥巴比。按照常理如果PSG領先,反擊能把曼城打到落花流水。上季曼城輸給里昂,就是這個路數。今場PSG領先比里昂還早,15分鐘就有入球。頭13分鐘,尼馬兩次威脅艾達臣,但入球的是另一位巴西人。馬昆賀斯把握迪馬利亞的角球,在兩名對手之間頂入遠柱角,曼城最擔心的局面真的出現了!觀眾開始期待麥巴比狂飆的情景,而拜仁就是這麼被打垮的。但他不但沒有狂飆,甚至沒有踩油門,他全場連一次射門也沒有。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反,迪布尼又入球了,到底是傳中還是射門?只有他才知道。但皮球的落點如此刁鑽詭異,在基羅拿華斯跟前彈地入網。之前兩次對PSG,迪布尼都有入球,福至心靈。作客1:1也夠用,馬列斯卻有別的想法。他的自由球從對方人牆中穿過,在死角掛網而入。拿華斯顯得很懊惱:人牆為什麼要動?PSG的人牆跳起,皮球剛好從人縫中鑽過。

在馬昆奴斯的入球領先,至迪布尼扳平之間,PSG有50分鐘時間讓麥巴比開跑,上一輪對拜仁就是這麼跑垮了對手。今場麥巴比始終沒有跑起來,曼城怎麼做到的?首先是控球功夫好,好到一直控制場上節奏,PSG很難拿到皮球,即使拿到球也組織不到致命反擊。球一離腳,曼城已切斷麥巴比拿球的途徑,往往三人包夾,速度立刻沒了威脅。卡爾獲加的速度和麥巴比有得拼,只要麥巴比在左翼活動,那就是人盯人;麥巴比換位去右路?祖奧簡斯路毫不客氣,將他凌空踢翻。可以讓尼馬拿球,讓迪馬利亞拿球,但不能讓他倆給麥巴比做球。更不能讓麥巴比在己方的半場拿球,這就是曼城的防守要訣,全隊做得滴水不漏。

祖奧簡斯路被換出,更多是和他吃了黃牌有關(他先後兩次截停麥巴比衝刺,又準確止住尼馬和迪馬利亞引球推進,再不換,曼城可能會少打一人),而不是辛真高主宰了勝負,儘管迪布尼的入球,最後一傳是他做出的。曼城技術和體能上的優勢,迫使PSG過早消耗,盯防越來越力不從心。兩個失球看似和運氣有關,但PSG一步步將防守要津讓給曼城,失球是遲早的事情。菲爾科頓、馬列斯、貝拿度施華和迪布尼相繼起腳,曼城一直牢牢掌握主動權。哥迪奧拿首回合拿到理想的結果,輪到普捷天奴謀劃怎麼在曼城的地頭,再演一次絕處逢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