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斯」人若彩虹 積克丹尼爾斯

心與勇氣,愛與自由,積克丹尼爾斯(Jake Daniels)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雖然只有17歲,但積克丹尼爾斯一度習慣了生活在謊言之中。很久以來,這個黑池U18的當家前鋒都在假裝自己是「傳統」、「多數」的一個。

這樣複雜矛盾的感覺,從5、6歲時就開始了,積克丹尼爾斯逐漸感知到了自己的與眾不同,卻又受限於各種各樣的壓力,只好自我掙扎。「少數群體」的心路歷程,總是不得已地壓在心底。從少年到青年,從學校到球隊,對於青春成長有着更多感觸的積克丹尼爾斯,不想再隱匿下去了。5月17日,面對着天空體育的鏡頭,積克丹尼爾斯講述了自己的故事,坦然地宣佈「出櫃」。

整整32年以來,英格蘭男子職業球壇迎來了第一位公開「同性戀」身份的現役球員。「現在,是時候說出我的故事了,我希望大家可以認識到真正的積克丹尼爾斯。我要做最真實的自己,以自由、自信的狀態去面對一切。」

孤勇者

「其實,我先把這個事情告訴了家裏人。然後在第二天對阿克寧頓的比賽中,我直接上演了『大四喜』。或許,這也說明了我曾經背負着巨大的壓力,以及自己的內心經歷了多大的釋放。」

坐在黑池球會的更衣室內,積克丹尼爾斯的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他很平靜、淡定,但不時擺弄的雙手,還是顯現着難以避免的緊張。他曾經想過,是不是只要年齡大一點,交一下女朋友,很多事情就會發生改變。但現實生活並非如此。於是在很長一段時間,他陷入了自我認知的焦慮,他會對別人的猜測矢口否認,不得已與謊言為伴。

在逐漸拓展青訓生涯後,積克丹尼爾斯的掙扎有增無減 —— 就算「房間裏的大象」人人皆知,足球圈也存在着那一條看不見的紅線。他一度覺得,為了減少足球生涯中的不確定性,可能只有在退役掛靴之後,才能公開身份吧……

雖然很多話語看似輕描淡寫,但積克丹尼爾斯體會過的孤獨與煎熬,絕對要沉重得多。況且,他只是個涉世未深、剛過17歲生日的男孩。

積克丹尼爾斯可能也是幸運的。從逃避說謊,到堅持自我,黑池小將的覺醒成長大抵與一個極具安全感的環境有關。或許,唯有體驗着充滿關懷與溫情的日常,他才可以不斷地獲取勇氣和力量,掃除心理層面的陰霾。而在勇敢地分享「秘密」後,積克丹尼爾斯也獲得了來自親人和隊友的支持,他非常欣慰地看到,大家很願意傾聽他的故事。

5月7日,今季英冠第46輪,黑池以0:5不敵彼德堡,積克丹尼爾斯後備上陣9分鐘完成了生涯處子戰。

在「出櫃」自白書的最後,積克丹尼爾斯如是寫道:「當然,我知道無論是球場之內亦或社交媒體上,都存在着一些不友好的聲音。我很容易成為他們針對的目標。但我也有自己的方式去消化負面聲音,他們為了看球付出金錢,而我會從中賺得收入,養家糊口。無論他們攻擊什麼,這樣的規則是不會改變的。我無意阻止他們說話,我只需要慢慢學會不讓他們的言論影響到自己。」

對於「出櫃」後的各種情況,積克丹尼爾斯大概都有過預想。而相比應對「歧視」或「偏見」,他更加關注的事情,其實是通過自己的勇氣和果敢,影響到更多長久被忽略的少數群體。「如果有人願意跟隨我的腳步,我自然希望成為他們的榜樣。儘管只有17歲,但我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如果我的選擇可以給別人帶來力量,那就是最好的事情。」

事實上,積克丹尼爾斯勇敢做自己,亦與他人的影響息息相關。去年10月,效力澳洲阿德萊德聯的22歲球員 —— 祖殊卡華路,在社交媒體上宣佈「出櫃」,成為了世界球壇頂級聯賽中唯一「出櫃」的現役男足球員。

積克丹尼爾斯在訪問中表示,祖殊卡華路的坦蕩對自己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他看到了擺脫內心掙扎、為「少數群體」帶來力量的另一種可能。現在,這兩個剛剛展開職業生涯的年輕人,已經是時常聊天的線上好友了。

漫漫征途

池U18在決賽以3:2擊敗羅奇代爾U18,捧走蘭開夏郡職業青年盃。積克丹尼爾斯貢獻了關鍵一球。憑藉整個球季的高產輸出,他獲評為青年軍的球季最佳球員。

對於出生在英格蘭黑池的積克丹尼爾斯而言,這的確是一個難以忘懷的、瘋狂的球季。3個月前,7歲時就進入家鄉球隊青訓體系的他,取得了球員生涯的第一份職業合約,黑池球會標誌性的橙色背景板,陪襯了他的燦爛笑容和簽字時刻。

縱然不曾擁有炸裂般的身體條件,但積克丹尼爾斯在黑池青訓體系的成長稱得上順遂,在今季各項U18聯賽和盃賽中,他已經穿着10號球衣奉上了被一隊主教練尼爾基治利點名表揚的亮眼發揮。

從青年足總盃8強攻破車路士的大門,到蘭開夏郡職業青年盃獲得決賽關鍵入球、力助球隊捧盃,活躍於進攻三區的積克丹尼爾斯交出了青訓生涯的最光芒一季。憑藉全季的30個入球,他還獲黑池評為青年軍最佳球員。

在連續以破門宣誓存在感之後,這名本土小將甚至獲得了來自一隊教練團的賞識和信任。5月7日,在今季第46輪英冠聯賽中,積克丹尼爾斯後備出戰9分鐘,親歷了黑池以0:5不敵彼德堡的比賽。雖然生涯處子戰的比數並不好看,他的上陣也僅是走走過場,但以這個球季青年賽事的拼搏奮戰作為起點,黑池小將衝擊一隊席位的機會依然令人期待。

職業合約、30個入球、盃賽獎盃,這就是積克丹尼爾斯不可思議的2021-22年球季。

Advertisements

誠然,就在以訪問對談的方式宣佈「出櫃」後,積克丹尼爾斯得到了諸多圈內外人士和英超球會的聲援。包括基亞利殊、連尼加、高普、修夫基和英國首相約翰遜,以及專門發來訊息的哈利卡尼和艾歷迪亞,都在不同的場合積極發聲。而在英超最後一輪諾域治對熱刺一役前,諾域治將士還特意穿上了印有彩虹元素的特製T恤,向積克丹尼爾斯隔空喊話道:「諾域治將伴你左右。」

法沙奴

作為英格蘭男子球壇32年以來的第一位現役「出櫃者」,積克丹尼爾斯面對的輿論環境還算寬鬆 —— 至少看上去如此。相比之下,1990年代的那宗事件,可是注釋了英格蘭球壇難以挽回的悲劇。

1990年10月22日,輾轉過多支英格蘭球隊的29歲前鋒 —— 法沙奴通過《太陽報》公佈了自己的秘密身份:《百萬身價球員:我是一個同性戀》。作為歷史上第一個身價達到百萬英鎊的黑人球員,法沙奴沒有想到自己的開誠佈公,竟然換來了無孔不入的歧視咒罵,就連弟弟約翰都與自己劃清界線。他幾乎成為了英格蘭球壇最不受歡迎的人。

隊友的排擠,教練的訓斥,球會的無視 —— 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法沙奴不得已離開了英格蘭,轉而在加拿大、蘇格蘭、瑞典和美國等地顛沛流離。這位昔日英格蘭U21國腳,遺憾地蹉跎了職業生涯的黃金時期。

1998年5月2日,由於捲入一宗性侵事件,年僅37歲的法沙奴在倫敦自縊。他在遺書中否認了相關指控,因為覺得自己會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他也不想再給朋友和家人增添更多麻煩。法沙奴的人生故事,就這樣以最遺憾的方式結束了。如今,當法沙奴的名字再度被提及時,積克丹尼爾斯的娓娓道來,已經為英格蘭球壇增添新的色彩。愛與自由,從來不是足球的對立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