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延續傳奇 Jorge Tarres Paramo

他不是甚麼超級外援,來港前在西班牙從未踏足過頂級聯賽的舞台。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20年12月號

他不是甚麼超級外援,來港前在西班牙從未踏足過頂級聯賽的舞台;但十年人事幾番新,佐迪在香港奮戰10個球季後,所得到的榮譽應足以令他回味一生。而隨之的教練生涯,也是令人期待。

2020年10月11日,理文在漫長球季的最後一場港超聯鬥冠忠南區,39歲的佐迪以隊長身份擔任正選,在開賽僅40秒即攻入一球,為自己的球員生涯劃上句號。這位在家鄉加泰羅尼亞出道、西班牙裔的香港籍前鋒,其職業生涯橫跨21個球季;正式高掛球靴後,改執教鞭,繼續在香港延續他的傳奇。

新一季港超聯加設「超級外援」名額,用意是希望吸納曾在其他國家頂級聯賽效力之球員,以增加球賽的叫座力;但是單看超級外援的定義,看來不是那麼的「超級」。反觀許多籍籍無名的外援,憑着他們紮實的基本功及良好的職業態度,在香港反而可闖出一片天,佐迪就是一個最佳的例子。

在1999年在西班牙展開足球生涯,佐迪11個球季間在多支西乙及西丙球隊間浮沉,他萬萬也想不到,一個外流來港的機遇,可改變了他的足球生涯,甚至得到亮相國際賽的機會:「老實說我當初來到香港時,絕對未有想過會在這地方長時間發展,甚至當年傑志給我兩年合約,我只簽了一年。因為在未了解香港足球的情況下,我不想作一個長期的承諾;但現在回想,在香港效力傑志、理文,無論贏或輸,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很美好時光,是無價的。甚至能夠代表香港,更是一個榮幸,我十分驕傲。」

回帶到10年前,2010年的7月,佐迪與列斯奧、盧比度和丹尼3位西班牙同鄉一起來港發展,加盟當初立志西班牙化的傑志,後來的故事不用多說。傑志開啟了他們的班霸之路,佐迪加盟首年即協助傑志贏得47年來首個頂級聯賽冠軍,總計為傑志取得9個錦標,為球隊上陣達190場,射入93球,成為球隊有紀錄以來的神射手,連同他在理文流浪及理文效力的時期,佐迪合計攻入過百球。

在歷年的亞洲賽也踢出名堂的佐迪,多次為球隊出戰亞協盃,2013年時以12個入球成為亞協盃次席神射手;他合共累積26個亞協盃入球,也成為代表香港球會出戰亞協盃賽事中取得入球數量之最。他近年以外援身份出戰亞冠盃外圍賽,亦曾以本地球員身份出戰亞冠盃分組賽,所到之處應比他在球員生涯的前期還要多。

「我當初和其他西班牙球員一起來到傑志,覺得沒有甚麼東西可以輸,雖然傑志已經有一段長時間未有贏過任何錦標,但給我的感覺就是一間有希望的球會。現在回想我們的確改變了香港足球的趨勢,將之帶進了一個新的時代,這是沒有人可以否認的。我贏過很多本地獎盃、聯賽冠軍,晉級至亞協盃4強2次,甚至成為傑志隊史的頭號射手。能夠和球會一起成長,我很享受,而且很感激。」

Advertisements

當我是一名球員時,我不會感到有壓力,同樣作為教練我都不會。無論比賽、練習、還是生活,我都是用同一方式對待。

Jorge Tarres Paramo

以港將身份披甲

2017年,在港住滿7年的佐迪選擇放棄西班牙國籍,在取得香港特區護照後就獲得為港隊上陣的機會,同年更馬上出戰亞洲盃外圍賽。翌年他再獲徵召,以超齡球員身份出戰印尼雅加達亞運會。雖然穿起港隊球衣只有短短數次,也足已成為他的珍貴回憶:「若問我哪段回憶是生涯的黃金時刻,答案就是首兩場為港隊上陣都有入球,並當選為MVP的時候。」

2019年季尾,佐迪在傑志衛冕足總盃後正式告別在傑志的9年生涯,轉會至理文。雖然高峰已過,但以他的經驗、領導能力及入球效率,令這間年輕球會成長不少。他甚至一邊踢波,一邊進修,考獲歐洲的A級教練牌照,鋪好自己的退役之路。去季完結後,佐迪選擇掛靴,理文宣佈他加入教練團,擔任球隊助教。

不過新賽季只有兩星期的備戰期,無疑是一個挑戰。轉換了跑道,會否感到壓力?「老實說,壓力是抽象的東西。有人發明了它,但它卻不存在,對我來說這是責任問題。作為球員時,我沒有感到壓力,同樣作為教練我想也不會。不管我的對手是阿仙奴還是南華,我都是同樣地訓練、玩耍和生活。」

冀成就超越球員時代

Advertisements

問到球員的生活和教練的生活有何分別時,佐迪就發揮他的幽默感:「我成為教練的第一天起床後,都是只有一雙臂、兩條腿、一個頭,但是多了一份責任。不過我已經準備好了,並視這個機會為人生中的新一頁,推動自己以教練身份贏更多的獎盃,甚至超越球員時代。我知有很多東西需要向陳曉明(理文主教練)請教,但這是我的學習計劃。我相信理文的成就不僅在香港,未來甚至會進軍亞洲。我感到球會上下,由班主、教練團、球員,全部都向着同一目標邁進,有着成為頂級球會的決心。」

由名不經傳的外援,到10年後變成本地球壇其中一位標誌性人物,甚至成為一位拿着香港特區護照的香港人。佐迪坦言香港除了帶給他榮譽,他在這片彈丸之地也學到不少東西:「在球場內,我學會了在香港要成為一名外援有多麼困難,我看過真正有素質的球員加入香港的聯賽,卻因為球隊風格、遠離家鄉、或不適應本地獨特的比賽條件,如球場質量、比賽時間、天氣等等而未能展示出他們最好的一面。在生活中,我學懂了作為香港人,每一個人都是對人禮貌、尊重和努力,我太喜歡這個地方了。」

雖然佐迪把香港視作第二個故鄉,但他也說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都在巴塞隆拿,並預言自己大概不會在港再待第2個10年了。但世事難料,正如當初他和傑志也是試驗性地簽下一年合約,說不定理文也可以如他口中所說,成為一支有競爭性的球隊,變成他留下來的目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