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球證烏龍事件簿

最近香港球證水平備受爭議,以前的執法水準又如何呢?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 2021年5月號

近期球證再次成為球圈熱話,愉園與流浪先後炮轟球證執法水準差,女球證則發起聯署抗議性別歧視。引用前國際足協會長白禮達名言:「球證錯誤判決是球賽一部份。」香港球壇過往也曾發生過不少球證烏龍事件,有的甚至因而影響賽果。

總督盃枉判加山詐糊:1980年3月23日在政府大球場上演的總督盃決賽,「青春班」加山以黑馬姿態殺入決賽,與南華爭奪冠軍。賽前被看高一線的南華,完全未能踢出應有水準,上半場攻門鏡頭寥寥無幾,雙方互交白卷。換邊後戰至65分鐘,黎永昌開出角球,何容興出迎打手槌與隊友徐海弘相撞,被史勿夫頭槌頂入空門,加山意外先開紀錄。加山領先後得勢不饒人,比賽到75分鐘,姚偉明直線妙傳鄧劍棟射入,球證彭錦平誤判「越位」,入球被判無效,否則加山已經捧盃在望。僥倖逃過一劫的南華,苦戰至補時4分鐘,梁能仁主踢罰球入禁區,尹志強接應頭槌頂入,追成1:1平手,比賽需要加時再決高下。

加山一班小將拚得太盡,到加時已是成強弩之末,加時11分鐘,尹志強與張志德左路角球旗附近爭球時,尹志強似乎犯手球在先,球證反指張志德犯規,南華獲得罰球,梁能仁開出罰球引起門前混戰,尹志強亂軍中射入梅開二度,協助南華反勝2:1捧盃。如果不是球證枉判詐糊,加山法定時間已可解決南華,無論球迷或傳媒,均替加山落敗感到不值,由記者票選的最佳防守球員及最佳攻擊球員兩個獎項,由亞軍加山的門將廖俊輝及前鋒鄧劍棟奪得,是總督盃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次。南華職球員對此大表不滿,更杯葛翌日舉行的頒獎午宴。

精寶大戰網側險當入球:1981年9月17日精工對寶路華的聯賽,精工外援迪莊後上撞射中網側,寶路華門將甸斯亦從網外拾起皮球。可是,球證許慶祥不知是否一時眼花,竟然誤以為皮球入網,手指中圈示意入球,令政府大球場20,000多觀眾為之嘩然。幸好旁證及時作出提醒,球證許慶祥才自我糾正錯誤,改判寶路華球門球,未致於鬧出軒然大波!否則,寶路華班主黃創保必定被氣得暴跳如雷!

彪馬盃何佳兩黃無變紅:1984年1月20日在政府大球場舉行,南華對先特霸的彪馬盃預賽,上演了一場浴血戰。南華上半場23分鐘由拉南先開紀錄,換邊後戰至71分鐘,再由何佳頂成2:0。先特霸於完場前兩分鐘,由何國良把握南華門將盛偉聯失誤追成1:2接近紀錄,為比賽掀起高潮。先特霸發動最後猛攻,南華後衛負隅頑抗,戰情激烈兩隊球員都有過火動作,球證伍健卻未有及時制止,終於在補時爆發衝突。當時李桂雄企圖快開罰球,被何佳上前阻止,兩人互有動作,雙雙被罰黃牌。然而,何佳在較早前已曾被黃牌警告,這是第二面黃牌卻未被球證伍健趕離場。

未幾,李桂雄再因何佳阻礙開出罰球發生衝突,何佳揮拳擊中李桂雄左眼角,李桂雄頓時血流披面,與兩名隊友一同追打何佳。兩隊職球員圍作一團,場面非常混亂,先特霸門將柏士頓與南華後備門將何容興更大打出手,結果雙雙被紅牌驅逐離場。如果球證伍健明察秋毫,將何佳「兩黃一紅」趕離場,這場群毆事件大有可能避免上演。

Advertisements

六八新事件:1985年6月13日,足總盃決賽冒雨在政府大球場上演,由南華對俠士爭冠軍,發生了著名的「六八新」事件。南華與俠士在這場雨戰,法定時間踢成2:2平手,需要加時30分鐘再賽。沒想到加時卻發生爭議事件,加時上半場9分鐘,麥格夫罵旁證被罰黃牌,而麥格夫在60分鐘已被黃牌警告,理應「兩黃一紅」,無奈球證陳譚新卻未有趕麥格夫離場。最終,南華憑互射12碼擊敗俠士,在爭議聲中捧走足總盃。

落敗的俠士賽後當然炮轟球證,陳譚新則解釋,當晚由於大雨令記事簿上的號碼模糊不清,他看錯了60分鐘被罰黃牌的是8號拉南,才會導致8號麥格夫兩張黃牌不用離場。傳媒之後戲稱為「六八新」事件,陳譚新雖然未被重罰,但最終導致他無緣於1986年墨西哥世界盃決賽周執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