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恭喜美斯」之外,我們還可以思考更多。

明年世界盃,相信是美斯的最後一屆世界盃了。

足球是團隊運動,即使是美斯,也只是球隊的一份子,他不能一個人成功,失敗也不是他一人之過。美洲盃決賽阿根廷戰勝巴西,結束28年無冠,美斯也拿到了他進國家隊16年後的第一個大賽冠軍。賽後,全球的社交媒體為阿根廷和美斯「洗版」,他的奪冠讓很多中立球迷都如釋重負。畢竟,美斯是這一代球員的代表人物,他此前一直與國家隊冠軍無緣,多少是個遺憾。

當2014年至2016年美斯連續三年惜敗決賽之時,他背負了最多指摘,而當他奪冠之時,則收穫最多榮耀。但說實話,足球是團隊運動,即使是美斯,也只是球隊的一份子,他不能一個人成功,失敗也不是他一人之過。

例如本屆盃賽,美斯的確是最佳球員,4個入球和5個助攻都是今屆大賽最多。但他由於負擔太重,甚至對玻利維亞的小組賽最後一戰都沒有輪換,4強對哥倫比亞和決賽對巴西兩戰都是負傷上陣。在決賽中,他的表現並不好,完場前還錯失大好機會,「天使」迪馬利亞的入球還是幫助美斯在大賽圓夢。相信很多人都感嘆,如果2014年世界盃決賽,迪馬利亞沒受傷該多好。而為迪馬利亞送上助攻的迪保羅,也被一致看好能夠成為阿根廷的新中場核心,他在決賽的攻防表現俱佳。

Advertisements

這也令人想起2016年歐國盃:C朗無疑是葡萄牙奪冠最重要的人物,唯他在決賽中因傷早早被換出,不過他的隊友還是奮戰鬥到最後,以1:0擊敗主隊法國(巧合地與阿根廷奪冠同為7月10日)。這說明了競爭激烈的當今足壇,團隊成功不可能靠巨星的一己之力。

美斯回到阿根廷,與青梅竹馬的太太情深擁抱。

事實上今屆美洲盃期間,阿根廷主帥史卡朗尼不斷為美斯減負。阿根廷中場柏列迪斯接受《Ole》訪問說:「當我與迪保羅一同在場時,我們都覺得把球傳給美斯並不是我們的義務,而是在他能起到決定性作用時,再讓他來完成最關鍵任務。」前幾屆大賽,美斯都身兼組織及入球任務,隊友有球必傳給他,令美斯踢得非常疲累,今次有迪保羅等中場球員分擔組織任務,美斯只須集中精力於前場攻擊,這對球隊百利而無一害。

我們還可以把視野放得更遠一些,美斯和C朗為國家隊贏得大賽冠軍,除了個人、隊友和主帥,足總也是關鍵因素。2017年3月,即葡萄牙奪得歐國盃10個月後,歐洲足協主席施費連訪問葡萄牙時,開了一個大玩笑。施費連非常驚訝於葡萄牙足總在青訓設施、賽事等方面的投入程度和組織水平,突然說:「這不公平!這樣未來5至10屆歐國盃冠軍都是葡萄牙。」

阿根廷隊的冠軍雖然來得遲了一些,但這班人才是早早奠基的。任何國家隊奪得大賽冠軍,基本都在世青賽或歐青賽上有過成功的經驗。2005年世青賽,美斯奪冠,兩年後世青賽,阿古路和迪馬利亞奪冠,阿根廷「黃金一代」成型,2008年他們又奪得奧運冠軍。2014年打入世界盃決賽已經不辱使命,只是他們正好遇上德國的「黃金一代」(2009年歐青賽冠軍),輸波並不算「失敗」。

但光有好球員還不夠,還要有好的管理者。為什麼2016年美洲盃後美斯要退出國家隊?在美洲盃決賽前,美斯還痛批了管理混亂的阿根廷足總,甚至有「足總欠薪半年,美斯為保安付人工」的報道傳出。

現在的阿根廷足總則非常支持國家足球發展,近兩年已經再無聽到阿根廷足協的負面消息,阿根廷足總主席達比亞處事作風務實,將與球員、政府、球迷、球會、國際足協、南美足協的緊張關係作出平衡,讓國家隊主帥史卡朗尼可以安心地帶隊出戰,上屆美洲盃阿根廷已經殺入4強,今屆更奪冠而回,絕對是更上一層樓。

明年世界盃,要求阿根廷奪冠太難,相信是美斯最後一屆世界盃,希望他能夠擁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