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後備入替尼馬‧美斯法甲地標戰

阿根廷球王為蘭斯獻上「第一次」。

對於法甲來說,2021年8月29日是一個將被載入史冊的日子。美斯在PSG作客蘭斯的比賽中後備登場,完成了自己的法甲地標戰。儘管美斯在不到30分鐘時間內並未表現出自己的最高水平,但他穿上巴黎球衣亮相已經足以讓球迷瘋狂。距離巴黎只有38分鐘高鐵車程的蘭斯,當地報紙《聯合報》在8月29日當天的頭版頭條這樣寫:「蘭斯正在等待國王美斯」,而且劃出六個專版報導,足證這個城市因他到來而掀起的狂熱!

《聯合報》 (左)及 《隊報》封面都以美斯為標題,後者頭條:(如果麥巴比留下)在一起會更好。

蘭斯市中心的洲際酒店從周日當天上午開始就有250名安保人員在執勤。球迷們從上午9點左右陸陸續續開始聚集。沒有人知道一直等待了整個上午的球迷們是怎樣面對飢餓的。在13點24分,期待已久的時刻終於來,PSG的大巴緩緩停在酒店門口,美斯穿着球會制服從大巴上走出來,他的2個阿根廷同胞柏利迪斯和迪馬利亞在他身後。球迷與球員之間安保距離很遠,因此兩側的球迷都清楚很難獲得簽名和合照。美斯輕輕對球迷們做了一個問候手勢,這足以讓球迷感到興奮。酒店的50個房間已經被PSG包下,球員們在這裏午飯並度過一整個下午,包括賽前準備會,之後前往體育場。很多球迷選擇在這裏等待一整個下午,有一些可能本就沒有買到比賽球票。每當酒店樓上有窗戶打開,人們就會齊聲高喊「Messi!Messi!」,希望是偶像出來打招呼。然而,希望真的太渺茫了。

《聯合報》劃出六個專版報導美斯的大駕光臨。

有球票的球迷已經早早聚集在體育場外。儘管比賽是20點45分開波,但球場大門在18點就已經打開,以便球迷們可以順利入場。要通過長長的檢查站是很困難的。球場外藍白色的阿根廷國旗與紅白相間的蘭斯球衣混在一起。少數人穿着「30號美斯」的正版球衣,但數量真的不算太多,蘭斯當地媒體去現場考察,只有在巴黎有希望買到一件美斯印號球衣,在蘭斯等城市很難找到,預訂到底需要多長時間,店裏也無法保證。

PSG的大巴在19點07分到達賽場。美斯的位置從外面無法辨認,只能看到窗邊的麥巴比和馬昆奴斯向球迷豎起大拇指。美斯並沒有出現在正選陣容,這和《隊報》的預測有出入。《隊報》原本認為美斯將和迪馬利亞、麥巴比一起組成三叉戟,尼馬擔任替補。但出現在正選陣容的是尼馬,美斯坐到了後備席上。這其實是普捷天奴計劃之內,無論是尼馬還是美斯,他都不希望在8月份給他們太多任務,普捷天奴希望這兩位參加了美洲盃決賽的球員得到充份休息。美斯只跟隊訓練了2周半,尼馬和隊友更熟悉,因此尼馬正選比較合理。倒是麥巴比正選反而讓傳媒多了一些猜想空間——這可能意味着他的轉會談判仍在僵持狀態,巴黎沒有對皇馬的第二份報價進行答覆,也沒有收到皇馬更新一份報價。

Advertisements

比賽進行至下半場時,美斯從後備席上起身熱身,蘭斯現場觀眾歡聲雷動,甚至比之前他們差點扳平比分的入球(因越位被VAR推翻)反應還更熱烈!66分鐘,美斯換下尼馬,蘭斯主場的氣氛推至高峰!美斯出場之前,麥巴比剛剛把比數改寫為2:0。而差點扳平比分的蘭斯正在頑強反撲,希望保留一線生機。蘭斯的決心和活力,決定了美斯法甲首戰的氣氛,主隊壓得很前,失控球權以後立即埋身肉搏反搶,PSG只能靠反擊威脅對手。巴黎多次發動進攻時,美斯都在中場線以後,需要和隊友一起快速向前衝刺。這和巴塞在西甲的短傳入滲踢法差異很大,球員拿球要麼是帶球突破衝擊空檔,要麼是輸送給位置更好、更適宜向前衝刺的隊友。法甲的攻防節奏不能夠和西甲相比,但是對衝刺的要求卻是非常特別。

美斯入替尼馬的一刻,阿根廷球王的法甲地標戰正式上演。

今場比賽美斯的困難主要是兩方面,一方面是和隊友的配合比較生疏,例如他和麥巴比有過不少互動,但沒有形成足夠的默契,麥巴比還不夠明白美斯不是伊卡迪,需要換一種思路去配合。另一方面則是法甲球員往往身體素質很好,貼身盯防能力強,而且蘭斯球員很年輕,美斯不止一次拿出自己招牌式的帶球突然啟動,在缺少隊友拉扯空間、引走盯防球員的情況下,這樣踢的威力不夠。

PSG眾將贏波後向專程到來打氣的球迷致意。

以美斯的聰明和洞察力,他已經在出場15分鐘後開始迅速調整自己的跑位和踢法,例如更多去尋找和隊友的小範圍傳遞,不急於追求突破和入球,沒有被整個比賽的節奏帶着快速往前走。他出場時像個前鋒,完場時更像一個中場。毫無疑問,美斯在技戰術層面和巴黎聖日耳門融為一體,還需要不少時間。下一次法甲約會,將在9月份FIFA國際賽後,PSG主場迎戰暫列聯賽榜第3位的「升班馬」克萊蒙特。之後就會出戰歐聯分組賽,首戰作客比利時的布魯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