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國青記‧陳婉婷

回顧這段日子,她說自己更像一個教師,而不是教練。

原文刊於《足球周刊》香港版2020年4月

身為首位擔任「國字號」主教練的港人,陳婉婷轉眼間已和一班國青的小妮子相處了一段日子。回顧這半年,她說自己更像一個教師,而不是教練。

2019年4月9日,本港體育版鋪天蓋地都是「牛丸」陳婉婷獲委任為中國國家女子少年足球隊U16助教的新聞,引起一陣熱話。其實,近年也不乏本港教練或球員到中國球圈發展;只是出任國家隊教練團,陳婉婷還是第一人,話題便炒得熱哄哄。到7月接替離職的前主帥卡拉斯高,升任主教練時,更是受人注目。9月完成U16女足亞洲盃後,她的職責暫告一段落。回港,也是回顧這半年「國青記」的時候了。

Advertisements

以訓練營為家

在東方龍獅成名後,陳婉婷挾着亞洲足協最佳女教練、健力士世界紀錄保持者等等一堆名銜去到北京。與在港相比,體驗的生活既充實又新鮮,陳婉婷回憶這段日子,基本上都是在訓練營中度過:「這班女孩由組軍到亞洲盃正式比賽,1年間有超過300日都在訓練營集訓,你能想像到嗎?我只是中途加入,已感到十分充實。假設我在港教一輩子職業球隊,加起來可能也沒有集訓300多日。」

在訓練營的日子,正面想是規律,其實就是悶:「訓練營所在地多數遠離市中心,在北京時就是在香河國家足球訓練基地。基地遠離北京市80多公里,在7環以外,所以我基本上不會,而且也不方便踏出基地。但是無可否認那裏的訓練設施一流,在硬件上無可挑剔。」交通、食、住、訓練設備,以青年軍來說陳婉婷給100分。「即使要約友誼賽,都是一日內可以安排好。」

雖說是在中國工作,但其實卻要不停飛到世界各地比賽及集訓。「基本上我留在北京的時間也從未超過兩星期。」事實上,陳婉婷在這個國家級足球訓練基地逗留的時間確實不長,半年內不停舟車勞頓:有3星期在法國比賽及集訓,短暫回到北京後又飛到美國;回到國內,又去了蘇州及廣州集訓;中途又要花時間到法國出席女子世界盃,擔任技術分析的工作。連同9月提早到泰國備戰,在北京的時間真的屈指可數。

這些比職業球隊還要密的訓練時間,對一位本地教練來說可能會不習慣,但亦是因為長時間與球員相處,陳婉婷卻慶幸可以趁着這個空檔逐個了解她們,互相建立了一段匪淺的關係。「這班球員主要由2003年及2004年出生的組成,她們在國內基本上就是全職訓練。」一般人的角度會認為,這般訓練量是球員進步的方法,但在陳婉婷眼中,反而可能限制了她們的足球水平。

由心出發

「以單純足球訓練來說,她們得到的條件很好,在自己地區踢全國青少年聯賽,在國家隊層面有密集的訓練,基本上可以說是全職訓練;但是變相在成長環境欠缺校園正常生活,反而限制了她們的足球水平。試想想,球隊為她們安排了一切,她們要做的就只是訓練、吃飯、休息、訓練,不斷重複。她們的執行力很高,但缺乏思考,不夠決斷,不夠自主,欠缺克服困難的能力。她們只是14、15歲,處於職業足球員的起步階段,我覺得教懂她們正確的比賽心態很重要,至少要鼓勵她們嘗試。」所以,陳婉婷在這幾個月的工作,不僅從球場裏入手,更多的是在球場外。

「我可以說那幾個月在心理方面的工作,不比技術少。因為我相信她們在場上做不到的,不一定是因為技術不足,有時是心理層面不夠決斷;所以我和她們玩很多足球以外的遊戲,以另類方法了解她們。平時看比賽片段時又會鼓勵她們小組討論,互相討論做得不對的地方,嘗試把學校的東西帶入球隊。」升任主教練後,陳婉婷說距離比賽只有短短的兩個月,如果要求球員在技術上有大幅度提升或許是強人所難,反而是在心理層面改變她們,效果可能來得更好。「我希望她們成長,帶着決心踏入球場。」

球場內外幾個月以來的努力,9月就是驗證的時候。中國的目標是藉女足亞少盃的成績取得2020年女足世少盃參賽資格,由於在亞洲區主辦國印度已佔了一個決賽周名額,所以今次亞少盃中國至少需要進入決賽,才可出線世少盃,難度比過往大。可惜中國在4強不敵日本,最終在季軍戰擊敗南韓奪得第三名。「無緣世少盃決賽周是可惜,我們最終成為亞少盃季軍是合理的,整項賽事只是不敵日本及北韓兩支決賽隊伍,證明我們也可以做到。換轉是我在14、15歲時背負國家隊之名,自己都未必做到。」

以鼓勵來代替軍訓式的刻板訓練,是陳婉婷這幾個月帶給這支中國女子青年軍的改變。在亞洲盃後,陳婉婷在社交網站發文訴說感受,說「又怎能要求零犯錯呢?錯的永遠不是球員。」即使這幾個月已回港,她心中仍記掛着一班球員:「很想給予她們多一點愛,看見她們成長很高興。」的確,一個球員如果在青少年的發展階段已經要長時間處於緊張的狀態,絕對是有害而無利。陳婉婷也是藉着這一點,令球員看到她和前任教練的分別。「她們在新年也有主動和我聯絡,談談近況,這對她們來說已經是改變。」

那幾個月,我更像一個教師,而不是教練。以往可能只着重球場上的技術與戰術,但我看見她們有些感同身受,會以她們的思想出發。

陳婉婷

回看香港

在中國浸了一段日子,加上一直在亞洲足協參與不同的女子足球事務,對於足總最新發表的5年計劃藍圖,包括香港女子足球代表隊,以進入2030年女子足球亞洲盃決賽周、並為未來五年重要賽事訂下目標,陳婉婷也有她的看法:「足總的5個主要目標,有3個是關於男子足球的,包括2034年殺入世界盃決賽周。坦白說有長遠計劃是好,但在我看來是欠缺一些短期目標;而且在過去幾年已經看到男足發展停滯不前,甚至被東亞鄰國拉得越來越遠,坦白說女子的發展空間比較大。」

陳婉婷拋出如此見解,主因是看到女足在亞洲的競爭相對比男足小,港女足進軍亞洲盃決賽周,甚至世界盃決賽周的夢可能來得更近。近年女足的大型賽事越來越受注目,決賽周的隊伍數目上升。亞洲盃下屆加至12隊,香港在東亞區擊敗中華台北、越南或已經可以出線。2023年女子世界盃決賽周加到32隊,亞洲區佔了6個名額,即闖入亞洲盃已經有5成機會可以取得世界盃入場券,機會率不低。「只要現在由有系統地從青訓做起,有更多經驗就一定會進步。我可以說如中國女子足球未來沒有改變的話,港女足的可塑性甚至可以更高。」當然這是空想,而且陳婉婷也提到,現在中國足協由抱有遠見的名將孫雯擔任副主席,自己也是看到有改變的機會,才選擇落戶中國。

回到現實,教練生涯下一站會去哪裏?因疫情影響,內地的體育部門運作不少都停了下來。陳婉婷在國青的教練工作原本已談到續約階段,都難免受阻礙。掛念與球員及教練團一家人的生活,她直言希望可以盡快回到工作崗位:「一方面是看到自己的工作略有所成,我在過去幾個月見到一些問題,嘗試改變後看見一些成果,當然想繼續多做一點。雖然與中國內地在文化背景上的確有些不同,是有點掙扎的,但在事業發展的層面來說,長遠來說在港始終難以達到我想要的目標。」

首份外流的教練工作,相信大家都看到陳婉婷的一些成績。「由以前到現在我都沒有規範自己要一份怎樣的工作,而是應該去找一個值得去的機會。出外闖蕩,就要證明自己一定有上升的空間。」雖然陳婉婷的「國青記」在此刻暫時需要劃上逗號,而在這個氛圍下,結果如何也無人可以預測得到;但這半年的經歷,相信已足夠在她的教練生涯留下美好回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