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贏歐國聯完成大滿貫!難道法國就是天下無敵?

歐國聯

決賽2:1逆轉反勝西班牙,贏得第二屆歐洲國家聯賽獎盃,法國隊成為第一支實現世界盃、歐洲盃、洲際國家盃、歐國聯「大滿貫」的球隊,甚至囊括了世界及歐洲各年齡組大賽冠軍,法國足總的獎盃房又要騰出多點空間。迪甘斯也終於可以擺脫今年歐洲盃之後受到的巨大輿論壓力,當時一些人恨不得他立即被施丹取代。

「捱打戰術」湊效

無論是四強對比利時,還是決賽對西班牙,法國都是以同一種方式取得勝利:上半時嚴重缺乏主動權,不僅被對手攻擊,而且表現得很吃力,很難看,但下半時他們總是有能力利用對手體能下降、陣型變得鬆散時找到機會,實現致命逆轉。在歐國聯開戰之前,迪甘斯說過,他非常清楚法國隊應該怎麼打。這可能是最有意思的一個點:歐國聯奪冠的法國隊,到底是不是迪甘斯想要的法國隊?

有一點可以肯定:無論是2018世界盃和2020歐洲盃,迪甘斯都會在大賽進行過程中改變陣式,但這次兩場比賽法國隊都沒有變陣,只有球員方面的調整:四強對比利時正選的拉比奧特,在決賽被摩納哥中場曹亞文尼取代,盧卡斯靴南迪斯被甘佩比取代。

中堅調配方案

迪甘斯在今季歐國聯的技戰術意圖非常清晰:中堅位置,烏姆迪迪難以恢復狀態,朗格勒陷入低潮,甘佩比能力有局限,烏帕美卡奴成長較慢,因此必須尋找新的後防線組合,華拉尼率領的三後衛組合,將取代此前使用更多的四後衛陣式。西維爾小將祖利斯古迪在之前的國家隊比賽中犯過錯,但迪甘斯對他的能力有信心,對他的潛力相當看好,堅持讓他得到鍛煉。反倒是甘佩比和盧卡斯靴南迪斯需要爭奪一個位置。

在費蘭文迪長期受傷的情況下,法國隊需要重新尋找左側的攻防解決方案,尤其是左側的助攻能力必須加強。泰奧靴南迪斯的入選相當及時,而且以他現在的狀態,完全可以成為主力。他在決賽中就差點複製四強的入球而改變賽果。

尋找基沙文-賓施馬-麥巴比的三叉戟配合默契度是徒勞的,這三人總是在兩人之間有默契,三人在一起就多餘了。因此不如讓基沙文完全扮演中場角色,尤其是在強強對抗中,他的位置相當靠後。三叉戟去掉一個不是太大的問題,世界上大多數球隊無法抵擋麥巴比和賓施馬兩人的衝擊。

未解決的問題

但是法國隊在歐國聯上也暴露出一些很明顯的問題,或者說是迪甘斯在2018世界盃以後一直未能解決的問題。

一,在沒有尼高路簡迪的情況下,法國隊中場對對手的控球破壞能力有限,拉比奧特在對比利時的比賽中得到全隊最低的3分,他確實不是簡迪。決賽對西班牙換成曹亞文尼效果更好一些,他在摩納哥踢的就是完全相同的陣式和位置。

Advertisements

二,法國隊的進攻更多依靠的是對手攻防脫節以後留下的空當,這樣麥巴比的速度、賓施馬的經驗才能發揮較好的作用。無論是比利時還是西班牙,都是在下半時最後30分鐘才頻繁出現讓法國隊可以利用的漏洞。

法國隊用實際成績回應了馬賽主席朗哥利亞對法國足球的批評,這個西班牙人認為法國足球只注重個人能力,不訓練團隊意識。但在法國和西班牙陷入混戰的階段,真的就是法國隊球員更強的個人能力解決了問題,擊敗團隊意識更好、整體配合更流暢的西班牙。如果奧耶沙巴爾的個人能力和麥巴比、賓施馬更接近一些,他是可以射入第2球的,但他確實個人能力有很大局限。

偶然性的矛盾

不過這裏體現了一個迪甘斯未來可能會感到矛盾,甚至不得不繼續試驗的問題——2018世界盃,法國固若金湯的防守搭配犀利的快攻,走的是一條追求「必然性」的道路,有很多比賽,從八強贏烏拉圭、四強贏比利時,到決賽贏克羅地亞,法國隊都是贏得「穩」。但是今季歐國聯逆轉比利時和西班牙,人們更多看到的是「懸念」,決賽還有麥巴比入球是否越位的爭議,而比利時和西班牙在比賽中也是自始至終都有不少機會,法國隊贏波的必然性已經消失了很多,歐國聯的勝利,偶然性扮演了強大的角色。

有一些教練敢於在尋找偶然性上面去冒險,但這是迪甘斯萬萬不想的,他歷來就不是這個風格。而且迪甘斯也很清楚的是,有了這次歐國聯的教訓,無論是比利時、西班牙,還是其他正在觀察法國隊的潛在敵人,將來都會非常關注解決己隊下半場60分鐘前後的脫節問題,並研究在這個階段應該如何對賓施馬、麥巴比形成的持續干擾。這個時段如果捱過去——尤其是像四強的比利時那種領先狀態——對手是可以給法國隊製造不少威脅的。

歐國聯是迪甘斯想要的獎盃,他實現了自己的奪冠承諾。但這是不是迪甘斯想要的法國隊?或許還不是,他一定還會進行更多的球員配置和打法試驗,甚至不排除一路試驗到2022世界盃外組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