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走出「舒適」圈‧捷克神鋒舒希克

世紀笠射之外,25歲的他到底還有多少潛力?

隨着今屆歐國盃完滿結,所有獎項都已名花有主,其中與C朗同得5個入球的捷克前鋒柏得烈舒克,同時獲得本屆賽事最佳入球獎,雙喜臨門。D組小組賽首輪,捷克2:0蘇格蘭一役中,梅開二度的舒希克憑藉一個接近50碼的超遠笠射而當選官方最佳入球,此前一天這個入球獲得近80萬人的投票成為民選最佳。

站上歐國盃賽場的捷克球員,從不缺少技驚四座的傳世之作:1976年,柏連卡送出一記跨越時代的12碼;20年後,普波斯基的笠射令葡萄牙球員望球興歎;2004年,真高拿與巴路士的雙人組合,就像籃球場上的Alley-Opps一樣美妙絕倫。現在,捷克人的神乎其技又再有新人的傳承:創下自1980年以來歐國盃和世界盃賽場的最遠入球紀錄後,柏德烈舒舒希克——這個被寄予厚望卻幾近曇花一現的名字,突然成為「網紅」的標籤。

在布拉格土生土長的舒希克,幼年時便加入布拉格斯巴達青訓營,也成為捷克青年軍的常客,在U17和U19保持着高入球率。在2014-15年球季短暫代表布拉格斯巴達一隊後,未能得到完全信任的舒希克,被外借到布拉格另一家小球會——布拉格波希米亞人1905。他曾感慨:「當每個月的人工買得起一部iPhone時,我才感覺到自己是一名職業球員。」初來甫到,舒希克在新東家的開局並不順利,一度淪為隊內的第三前鋒。向來以嚴格見稱的主帥比爾尼克,就直言不諱地對舒希克如此批評:「他只是一個能踢輕鬆足球的年青高個子罷了」。幸好在,隨着主力前鋒的受傷以及漸漸適應踢法,舒希克獲得越來越多上陣機會,他的第一個職業球季就交出27場81球的優秀數據。除了力壓湯馬士蘇錫克(現役韋斯咸中場)獲得2015-16年球季的捷甲最佳新人,他還在同年的U21歐青賽外圍賽以10球4助攻獲得最佳射手。至於他的國家隊生涯首秀——2016年5月29日對馬爾他的熱身賽中,雖然射入一個處子入球,但仍無緣入選捷克的歐國盃大軍名單。一個月後,意甲球隊森多利亞以400萬歐元,力壓只肯出250萬的羅馬,買入只剩一年合約的舒希克,開啟他的外闖生涯。

歐國盃最佳入球非這記世紀笠射莫屬。

誰曾想到,來到森多利亞的舒希克,卻遭遇着在波希米亞人1905面對的相似困境——淪為第三前鋒,唯獨上漲三倍的月薪是例外。經過難熬的適應期後,舒希克在對祖雲達斯的比賽中收穫意甲首球。自此之後,他入球如麻,僅14次正選出場就攻入11球,直接吸引各大豪門的關注。經過慎重選擇後,舒希克拒絕了報價更高的巴黎聖日耳門,決定轉投祖雲達斯。但萬萬沒想到,當他為捷克U21征戰歐青賽後不久,斑馬軍團便以體檢「心律不整」的理由推翻這宗轉會——即便森多利亞主席費雷羅聲稱,所謂的體檢問題就跟感冒一樣輕。時至今日,這樁懸案背後的真相依然不為人所知,而舒希克在那時的落腳點,最終變成了羅馬——4,200萬歐元,打破羅馬隊史紀錄的轉會費。貴為球迷新寵,無論在機場還是馬路上,都被鮮花和掌聲包圍,但延綿不絕的傷病和巨大的心理壓力,壓垮了這名捷克最佳新秀——兩個球季58場只入8球,舒希克甚至被意媒評為「金垃圾獎」。離開意大利的日子,舒希克如是回憶過那段艱難時光:「我沒有達到那些甚高的期望,我的頭腦從未感覺到放鬆,每一場比賽都讓我承受巨大壓力。」

2019年夏天,在讓多蒙特苦等兩個月後,舒希克壓哨外借加盟RB萊比錫。但在當年11月前,遭受傷病侵襲的捷克人,僅代表新東家登場了27分鐘。當年10月,舒希克曾傷癒復出並入選國家隊,但不幸在熱身賽再度受傷。此事引來RB得十分不滿,時任RB萊比錫主帥尼高士文在新聞發佈會上向捷克足總「開火」,雙方本來約定好大傷初愈的舒希克只打外圍賽而不踢友賽,但捷克足總卻背棄承諾而令舒希克受傷。2019年11月25日,歐聯分組賽,舒希克後備登場並在第89分鐘製造12碼,RB萊比錫2:2逼賓菲加,之後他在22次出場射入10球,總算有所交代。遺憾的是,以上的表現卻無法完全說服RB萊比錫,他們更希望在買斷條款失效後利用羅馬急於「脫手」的想法來壓價。不過,剛賣掉夏維斯而賺過盆滿缽滿的利華古遜本半途殺出,面對RB萊比錫的不表態,已適應德甲環境的舒希克吸取之前幾次轉會的教訓,毫不猶疑地加入利華古遜。舒希克在利華古遜的一年時間平平淡淡,射入9個德甲入球也僅是及格的成績。

國家隊方面,舒希克其實一直在扮演着救世主的角色:2019年歐國聯,他兩次擊斯洛伐克力挽狂瀾,避免從歐國聯降班;隨後在一半主力缺席的情況下,他面對黑山梅開二度,為出線之路打下堅實基礎。在出戰30場射入15球後,舒希克以超高效率排到國家隊歷史射手榜的第8名。當然,其中最精彩的一球,就是發生於漢普敦公園球場的超級遠程炮。這腳笠射幾乎讓整個捷克都沸騰了,輿論將他與捷克足壇泰斗柏連卡在1976年首創的笠射12碼和普波斯基的笠射相提並論。而柏連卡、真高拿和巴路士等眾多捷克足壇名宿,也對舒希克的驚豔表現讚不絕口。到小組賽第二戰對陣克羅地亞,舒希克在半場結束前被洛夫雲肘擊面部,血流不止。在簡單止血和更換球衣後,他當仁不讓地將12碼命中,完成本屆歐國盃的第三球。 賽後,面對洛夫雲的連番叫屈,一向「佛系」的舒希克罕有地作出強硬回應:「他的說法就好比開車進入禁區被員警攔截後,聲稱自己沒看到禁止入內的標誌」。順帶一提,舒希克在入球後做出的慶祝動作,是模仿拳擊手Nickolas Robert Diaz:「他在比賽中經常會流血,我當時的情況也很相似。」雖然年僅25歲,但舒希克已然經歷了過山車般的職業生涯,本屆歐國盃上的出色表現,究竟是雷同森多利亞時期的曇花一現,還是歲月沉澱下的修成正果?唯有時間才能作出答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