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曼聯復興的最大阻力‧竟然是費格遜?

曼聯前路如何,餘震似乎仍會持續一段時間。

雙紅會一場0:5,震撼整個足球世界,圍繞着曼聯的命題離不開蘇斯克查應否被炒、不炒如何是好?炒了誰來接手?接手後又會如何?曼聯前路如何,餘震似乎仍會持續一段時間。主場被死敵打出歷史最大慘敗的比分,這樣的恥辱,世紀難消。 費格遜曾經誇口:「老子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利物浦從他X的第一上拉下來!」

80年代中期費格遜入主曼聯,彼時曼聯還處於低谷,能有起色已經很不錯了,超越利物浦是一個不可能的目標。 費爵爺27年曼聯生涯,做到了這一點,曼聯20次頂級聯賽冠軍,超越了利物浦,並且將曼聯打造成全球粉絲第一、吸金能力最強大的球會。但風水輪流轉,費格遜肯定沒想到2013年他退休之時還看不到一絲希望的利物浦,有機會再次超越曼聯。高普已經為利物浦拿下第19個頂級聯賽冠軍,這場0:5標誌着費格遜的遺產,已經被後繼者折騰得差不多了,費格遜一生引以為榮的最大成就,就快壓不住了。

費格遜退休以來,曼聯已經歷了莫耶斯、雲戈爾、摩連奴、蘇斯克查四朝,大牌巨星進出若過江之鯽,曼聯越來越有成為「球星黑洞」的跡象。特別是領隊,曼聯已經把市面上的類型都試過了,有接班人,有狂人,有自家人,每一任領隊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是他們無一例外難以為繼,而在他們離去後,繼任沒多久就會讓前任顯得「冤枉」,原來前任的某些做法,也許並一定不是錯的(比如摩連奴對普巴的打壓),這已經成為一個周期性的惡性循環。

即使在曼聯已經接觸干地,但其後球隊管理層經過緊急會議會得出的結果是,就是蘇帥繼續留任,所有流言蜚語隨即煙消雲散。然而問題的根本,可能就是來自費格遜本身。費爵爺榮休後,曼聯一塊最大的基石被抽掉了。在位27年,費格遜建立起無以復加的威權影響力,在球員心目中、球壇、傳媒界、球證界、經理人圈子……沒有一個繼任者有費格遜那樣大的能量。

這在人類社會歷史中是一種普遍現象,一位極度強勢的威權人物的離去,一旦接班問題不解決,留下的真空必然難以彌補,必然引發長久的混亂,甚至崩散,直到時間這個最大的武器,將混沌自然平息。

Advertisements

這位威權人物,可以是雄才大略的君王、獨裁者、公司老闆、行業領袖以及足球隊主帥。離去的方式,可能是離世、退隱,更多的是被政變奪權、推翻、下野、放逐、刺殺,通常,兼而有之。

時至今日,費格遜的輻射依舊無處不在,任何曼聯新帥,都會時刻被拿來與費格遜比較,無疑這對當事人是強大的壓力。而且不論在大方向乃至執教細節上,費格遜仍在插手干預——C朗的回歸,費格遜起了直接作用,他得悉C朗在聯繫曼城時,直接致電C朗要不要回歸,然後聯繫曼聯管理層,這豈止是垂簾聽政,已經是越俎代庖,直接越過曼聯的主帥,太上皇直接上殿。

曼聯對愛華頓那場比賽,C朗坐在後備席,他是何等樣人,恨不得每場都上陣,只要情緒一外露,坊間豈能不議論?費格遜直接一句「最好的球員應該正選」,作為他子皇帝,連副手費蘭都是費格遜「推薦」的,蘇斯克查還怎麼敢不聽?

C朗的回歸,讓本來就複雜的曼聯更難以駕馭,C朗的氣場實力英超第一,但是他必須有特權,這是任何球隊忌憚的,祖雲達斯的「C朗戰略」徹底失敗了,除了財力承受不住C朗的重量,老將們無法接受他凌駕於全隊之上的特殊地位,影響了更衣室和場上的和諧,C朗在時這些被壓住了, C朗一走,基亞連尼與邦路斯亦毫不掩飾,把對C朗特殊化的不滿表露無遺。

曼聯的問題在於,費格遜為曼聯打下一座金山,無數球星為高薪而來,畸形的薪資結構嚴重影響球隊氣氛,動搖了球員的戰鬥意願。近年來的成功球隊,車路士、利物浦、拜仁慕尼黑,無不是嚴控薪資結構的「健康足球」,曼聯本來就該向他們看齊,本來就該更加壓制約束球員經理人的貪婪,華拉尼、查頓辛祖的加盟,迪基亞、普巴的大幅加薪,反而把問題越放越大,再加一個必須特殊化的C朗,這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C朗惱火格連活特不傳球,難道是偶然的麼?其實這與他在祖雲達斯,反擊時一個人前面硬衝,後面七八個隊友站着不動,就是一回事。

費格遜王朝太長,另一大副作用是球迷已經被寵壞了,對每一任新帥,要求只有一個:冠軍。但是冠軍到底是什麼?其實概念是模糊的。現代職業足球,本質上是商業經營,競技是第二位的。

而且冠軍和冠軍,還不一樣。 歐聯、英超是冠軍,足總盃、聯賽盃也是冠軍,歐霸盃,甚至豪門決計不肯打的歐協聯,都是冠軍。 作為經營者,你必須有取捨,有輕重緩急。

如果英超、歐聯都打入前四,對大多數豪門,這絕對是令人滿意的成績,因為盈利必然非常豐厚,但對「永遠爭冠軍」的球迷,恐怕要喊打喊殺,認為他配不上「偉大的我們」。 安察洛堤執教前期,就以「千年老二」聞名,尤其執教AC米蘭,屈居過「雙亞」,從球迷角度,這絕對是嘔血的死罪,可是從經營角度,這是非常理想的優秀主帥。

如果英超奪冠,代價是歐聯小組出局,你接受嗎?這就是干地。如同C朗自帶逆境絕殺一樣,干地自帶歐聯小組出局,但是他攻聯賽單線確有一套(曼城的文仙尼也是如此),如果曼聯接受干地為帥,就必須接受他的一切,就如同愛情,是愛對方的一切,包括他的缺點一樣。

曼聯要復興,無非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的這幾條:嚴控薪資結構,逐步消除費格遜的影響力,讓新帥真正根據個人意志執教,同時給予他充足的耐心,費格遜帶曼聯,好歹四年才一個足總盃,第七年才英超登頂。如此看來,蘇斯克查還有希望。

Advertisements